日期:

01/04/2020  沙田  第1場 賽事報告

01/04/2020  第五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狀況: 濕慢地  (9.27)    評分: 040-000  

抵達起步點後,「運來威力」更換繫舌帶。 「君子精神」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被「運來威力」碰撞,當時「運來威力」向內斜跑。 「十分酷」在閘內煩躁不安,出閘十分笨拙,向著外側的「幸運大兄」的後蹄斜跑,因而失地。 「東龍陣」及「獵狐章者」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七百米處首次轉彎時,「洪荒駿駒」(利敬國)向外斜跑,導致「勁快步」在「君悅灣」內側緊迫競跑。「洪荒駿駒」其後進一步向外斜跑,「勁快步」因而收慢。小組告誡利敬國須加倍小心。 同樣於接近七百米處轉彎時,「喜氣綿綿」將頭轉側及外閃。 跑過六百米處時,「洪荒駿駒」向外斜跑,與「君悅灣」互相觸碰。其後,「洪荒駿駒」與「君悅灣」緊迫競跑。 進入直路時,「東龍陣」在「晨曦寶馬」的後軀內側緊迫競跑。 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時,「運來威力」自「幸運大兄」之後向外移出以望空。 跑過一百米處時,「十分酷」在雙雙稍微斜跑的「運來威力」與「晨曦寶馬」之間緊迫競跑。 接近終點時,「晨曦寶馬」在「洪荒駿駒」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中華精神」及「君悅灣」沿途均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賽後,獸醫報告,「十分酷」右前腿不良於行。「十分酷」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晨曦寶馬」,初步檢查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該駒在沖身後接受進一步檢查,被發現左邊肩部有血腫。「晨曦寶馬」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勁快步」,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晨曦寶馬」、「東龍陣」及「喜氣綿綿」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1/04/2020  沙田  第2場 賽事報告

01/04/2020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狀況: 濕慢地  (9.27)    評分: 060-040  

「金剛石」與「樂飛勝」於起步時互相碰撞。 「正時機」及「寶成智叻」均於躍出時在「皓月千里」與「一路順風」之間嚴重受擠迫,當時「皓月千里」向外斜跑,而「一路順風」儘管已被騎師努力阻止但仍向內斜跑。這導致「寶成智叻」受阻礙,而「正時機」在勒避時失地,「皓月千里」則因被「正時機」觸碰後軀而失去平衡。 自外檔出閘的「寶成智叻」於躍出時受阻礙,其後在跑了一段短途程後收慢以取得遮擋。 起步後不久,「嘉喜旺」向外斜跑,而「陽明滿滿」被「盈華盛甲」帶向內跑,「嘉喜旺」與「陽明滿滿」因而互相碰撞。 接近千一米處時,「嘉喜旺」靠近「陽明滿滿」的後蹄處於窘境。 「皓月千里」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因而包尾大敗而回。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皓月千里」,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痰。小組認為「皓月千里」的表現難以接受。「皓月千里」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郭能報告,「瑩之光」出閘笨拙,碰撞其閘廂外側,其後他大力催策坐騎以圖進佔前列位置。他說,在佔取領先馬匹之後的位置後,他須持續催策坐騎以嘗試保持位置。他說,儘管坐騎受催策,但全程走勢不夠強勁,轉直路彎時須受力策,其後於直路上墮退。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瑩之光」,發現該駒右後足蹄冠外側有一處割傷。「瑩之光」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陽明滿滿」及「旋里多彩」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1/04/2020  沙田  第3場 賽事報告

01/04/2020  第五班  沙田  全天候    1650米   狀況: 濕慢地  (9.27)    評分: 040-000  

「神乎其技」於三月三十一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新獵狐者」(波健士)補上。 「好腳頭」出閘僅屬一般。 「向前看」及「喜盈運」均於躍出時在「新獵狐者」與「眾善積福」之間受擠迫,當時「眾善積福」向外斜跑。 「銀亮福將」出閘十分笨拙,繼而在勒避「真跑得」的後蹄時進一步失地,當時「真跑得」將頭轉側及急促向外斜跑。其後,自外檔出閘的「真跑得」及「銀亮福將」均在馬群之後切入。 同樣自外檔出閘的「盛勢」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趨近千二米處時,「喜盈運」一度在「執到笑」內側受擠迫,當時「執到笑」內閃,繼而向外移出以紓緩對「喜盈運」的緊迫。 接近七百米處時,「好友祥勝」與「埼豐」緊迫競跑。 「喜盈運」於跑過四百米處時靠近「埼豐」的後蹄處於窘境,進入直路時自該駒之後向外移出以望空。 「新獵狐者」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因而包尾大敗而回。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新獵狐者」,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新獵狐者」的表現難以接受。「新獵狐者」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銀亮福將」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銀亮福將」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銀亮福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潘頓(「埼豐」)表示,自外檔出閘後,他於早段催策坐騎以佔取前列位置。他說,坐騎前速不足以帶離內側數駒,跑過千四米處時須走大外疊。他說,他因而於過了千四米處後收慢坐騎以取得遮擋,導致坐騎居於較賽前預期為後的位置。他又說,儘管他認為坐騎未能佔取前列位置是牠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的主因,但由於坐騎沿途看似走勢欠順,他覺得坐騎未能應付是晚的跑道狀況。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埼豐」,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執到笑」及「嘉應風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4/2020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新獵狐者」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呂健威的馬房再次檢查「新獵狐者」時,發現該駒右後腿不良於行。正如競賽事件報告所述,「新獵狐者」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01/04/2020  沙田  第4場 賽事報告

01/04/2020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狀況: 濕慢地  (9.27)    評分: 060-040  

「怪獸都市」於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繼而向外斜跑,碰撞「喜勁驥」的後軀。 「歡樂一生」出閘笨拙,繼而在雙雙斜跑的「百里名駒」與「雲淡風輕」之間受擠迫,因而失地。這導致「歡樂一生」在馬群後列競跑。 自外檔出閘的「滿貫動力」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龍城猛將」儘管於早段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受力策,但未能加速。 過了八百米處後,「雲淡風輕」在收慢以取得遮擋之際走勢強勁。 接近七百米處轉彎時,「日日靚」向外斜跑,碰撞「龍城猛將」。 趨近四百米處時,「金地飛客」在「雲淡風輕」與「歡樂一生」之間無法推進之際,靠近「雲淡風輕」的後蹄處於窘境。在此宗事件中,「歡樂一生」被「金地飛客」碰撞後軀,因而失去平衡。 直路早段,「百里名駒」在墮退時將頭轉側及外閃。 跑過三百米處時,正在墮退的「太陽勝將」收慢避開「上捕先鋒」(楊明綸)的後蹄,當時「上捕先鋒」將頭轉側及外閃。小組譴責楊明綸,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應較今次更努力阻止坐騎斜跑。其後,「上捕先鋒」在催策下持續外閃。 趨近二百米處時,見習騎師黃俊(「怪獸都市」)跌掉馬鞭。 過了二百米處後,「喜勁驥」外閃及斜跑,其騎師因而須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騎。其後,「喜勁驥」於末段在催策下持續外閃。 「百里名駒」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太陽勝將」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其表現難以接受。「太陽勝將」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太陽勝將」,發現該駒右後膝部位有一處輕微割傷。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百里名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天賜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金地飛客」及「喜勁驥」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4/2020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太陽勝將」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該駒右後膝部位有一處輕微割傷。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姚本輝的馬房再次檢查「太陽勝將」時,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正如競賽事件報告所述,「太陽勝將」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01/04/2020  沙田  第5場 賽事報告

01/04/2020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650米   狀況: 濕慢地  (9.27)    評分: 060-040  

「醉開心」出閘僅屬一般,其後在「長友之星」外側緊迫競跑,當時「長友之星」向外斜跑。 「保羅承傳」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南莊瑞寶」。 「鑽飾神聖」出閘十分笨拙,因而失地。 「智理共想」出閘僅屬一般。 「連利之星」及「翡翠福星」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飛雲騅」於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催策,其後在沒有遮擋下競跑,趨近千四米處走大外疊時收慢以取得遮擋。 趨近千二米處時,「智理共想」在「南莊瑞寶」與「連利之星」(薛恩)之間受擠迫之際失地,當時「連利之星」向內斜跑,繼而向外移回。小組考慮到「南莊瑞寶」與「智理共想」也有觸碰,因而未能確信「連利之星」斜跑為此宗事件的唯一成因,但無論如何仍嚴厲譴責薛恩,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須確保給予內側馬匹足夠的競賽空間。 趨近七百米處時,「長友之星」在「雄龍」外側緊迫競跑,當時「雄龍」移至「保羅承傳」外側。 跑過六百米處時,「翡翠福星」在「連利之星」與「南莊瑞寶」之間緊迫競跑,當時「南莊瑞寶」嘗試繞過「加州明雋」的後蹄向外移出。接近五百米處時,「翡翠福星」勒避「加州明雋」的後蹄,當時「加州明雋」須受催策。 進入直路時,「飛雲騅」在「悅目星光」外側緊迫競跑。 跑過二百米處時,「皇帝賽」將頭轉側及向外斜跑,導致騎師須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騎。 最後五十米,「長友之星」在「南莊瑞寶」與「雄龍」(田泰安)之間受擠迫,當時「雄龍」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小組嚴厲譴責田泰安,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應修正坐騎以確保不會對其他馬匹構成干擾。因此,「長友之星」於末段未能被力策。 「連利之星」大部分途程走外疊,沒有遮擋。 「醉開心」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醉開心」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潘明輝(「皇帝賽」)報告,他認為首次角逐全天候跑道賽事的坐騎未能應付是晚的跑道狀況。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加州明雋」、「飛雲騅」及「醉開心」,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智理共想」,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鑽飾神聖」及「雄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1/04/2020  沙田  第6場 賽事報告

01/04/2020  第三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狀況: 濕慢地  (9.27)    評分: 080-060  

「閃電精靈」於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出閘緩慢。賽後,潘頓報告,由於坐騎漏閘,他須於早段催策坐騎以追回失地。他認為坐騎的出閘情況是坐騎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的主要原因。 「包裝喜悅」於起步時急促向外斜跑,導致「勝利威龍」在「夢幻人生」的內側嚴重受擠迫,因而失地,而「夢幻人生」則在被「勝利威龍」碰撞後軀時失去平衡。 自外檔出閘的「豪情勁駿」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疾風勁草」自外檔出閘後收慢以圖取得遮擋,但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過了七百米處後轉彎時,「豪情勁駿」將頭轉側及外閃。 接近四百五十米處時,「疾風勁草」向外移出避開「公証福將」的後蹄,當時「公証福將」在推進至「南莊之歌」的外側時被該駒帶向外跑,而「南莊之歌」則移至「小鳥敖翔」的外側。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疾風勁草」及「閃電精靈」,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閃電精靈」、「夢幻人生」及「軍力勁」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1/04/2020  沙田  第7場 賽事報告

01/04/2020  第三班  沙田  全天候    1800米   狀況: 濕慢地  (9.27)    評分: 080-060  

起步後不久,「馬主星輝」在「請跟我來」的外側緊迫競跑,當時「請跟我來」向外斜跑。 「團結一致」、「和平路」及「福威勝」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七百米處時,「福威勝」靠近「安賦」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六百五十米處時,「蒙古傳奇」在「和平路」與「安賦」之間受擠迫,當時「安賦」移至「軍威振」外側,而「軍威振」則須受催策。其後,「蒙古傳奇」急促墮退,包尾大敗而回。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蒙古傳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蒙古傳奇」的表現難以接受。「蒙古傳奇」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轉直路彎時,「和平路」被「安賦」碰撞,當時「安賦」推進至「和平路」與「勁駒」之間的窄位,而「勁駒」其後被「請跟我來」帶向外跑。 「安賦」與「和平路」於末段緊迫競跑,接近終點時互相碰撞。 「明月光」大部分途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被查詢有關「紅麗舍」令人失望的表現時,潘頓表示,坐騎於早段受催策後,得以佔取領放馬之後的前列位置。他說,坐騎於早段走勢一般,但於過了九百米處後須受力策。他說,他其後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催策坐騎,但坐騎僅能保持位置,未能上前。他說,坐騎在直路彎前開始墮退,直路早段顯著墮退。他說,由於坐騎正在墮退,他於末段未有堅持力策坐騎。他又說,鑒於坐騎在距離終點尚遠時已須受催策,並於轉直路彎時墮退,他認為坐騎不適應是晚的場地狀況。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紅麗舍」,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紅麗舍」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紅麗舍」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勁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軍威振」,發現該駒心律不正常。「軍威振」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大道至正」及「馬主星輝」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4/2020 獸醫報告增補>獸醫報告,「團結一致」賽後翌晨右前腿不良於行。「團結一致」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報告,「請跟我來」賽後翌晨左前腿不良於行。「請跟我來」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01/04/2020  沙田  第8場 賽事報告

01/04/2020  第二班  沙田  全天候    1650米   狀況: 濕慢地  (9.27)    評分: 100-080  

「錶之銳」與「得勝駒」於起步時互相碰撞,因而雙雙失去平衡,「得勝駒」其後在跑了一段短途程後收慢避開「黃金甲」的後蹄。 自外檔出閘的「英明神駒」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過了千三米處後,「滿冠熊」在「紅運大師」之後處於窘境,當時「紅運大師」收慢以讓「黃金甲」過頭。 接近七百米處轉彎時,「志在四方」挨擦內欄。 接近五百米處時,「逍遙自在」向外移出避開「滿冠熊」(利敬國)的後蹄,當時「滿冠熊」在力策下向外斜跑。小組告誡利敬國,他在類似情況下須確保盡全力阻止坐騎斜跑。 趨近三百米處時,「與龍共舞」在「紅運大師」與「蒙古王」之間無路可上,其後移至「紅運大師」的外側,當時「蒙古王」移至「二郎」的外側。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逍遙自在」及「錶之銳」,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兩駒均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們進行內窺鏡檢查。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滿冠熊」,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二郎」、「蒙古王」及「黃金甲」均須抽取樣本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