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08/12/2019  沙田  第1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A  14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60-040  

「爆騷」於躍出時向外斜跑,碰撞「綠尚飛馳」。「爆騷」其後在「太陽多多」與「綠尚飛馳」之間受擠迫之際失地,當時「綠尚飛馳」被「勝利紅星」(李寶利)帶向內跑,而「勝利紅星」則向內斜跑。在此宗事件中,「綠尚飛馳」收慢,而「太陽多多」被「綠尚飛馳」碰撞後軀時失去平衡。小組嚴厲譴責李寶利。 「陽光大地」(見習騎師陳嘉熙)於起步時急促向內斜跑,導致「輝煌巨星」受擠迫壓向「勝利紅星」,當時「勝利紅星」被「輝煌巨星」碰撞後軀時失去平衡。在此宗事件中,見習騎師陳嘉熙左腳脫出腳踏直至過了千三米處。「陽光大地」因而於早段未能加速。 「神龍駒」及「醒目再臨」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一千二百五十米處時,「陽光大地」被「綠尚飛馳」碰撞,當時「綠尚飛馳」在搶口之際向外斜跑避開「太陽多多」的後蹄。「陽光大地」其後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過了千二米處後,「喜氣綿綿」在收慢以取得遮擋之際搶口。 「特醒」自接近三百五十米處起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此時該駒向內移入避開「皆旺財」的後蹄。 跑過三百米處時,「喜勝駒」一度在「三生好運」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皆旺財」,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皆旺財」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勝利紅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綠尚飛馳」、「三生好運」及「爆騷」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8/12/2019  沙田  第2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A  18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80-055  

蘇兆輝(「翡翠福星」)因未有在規定時間或之前抵達亮相圈,被罰款二千元。 「天外天」出閘緩慢。 「全民佳知」與「全才」於起步時互相碰撞。 「福多寶」及「睡眠攻略」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了一段短途程後,李慕華(「蒙古王」)調整腳踏內的左腳。 接近一千五百米處時,「金如意」一度收慢避開「我𢥧意」的後蹄,當時「我𢥧意」向內斜跑。 接近九百米處時,由於「蒙古王」自「神亮金剛」之後向外移出以跟隨「睡眠攻略」,「福多寶」因而被帶出更外疊,沒有遮擋。 「全才」於直路早段受困,當跑過三百米處時向內移入數疊後,於過了二百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再度難以望空。 跑過三百米處時,「天外天」在「神亮金剛」與「家家勝意」之間無路可上之際挨擦「神亮金剛」的後軀。其後在一段短途程上,「天外天」在「家家勝意」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 「家家勝意」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接近七百米處時再度被「我𢥧意」帶出更外疊,當時「我𢥧意」移至「狂舞派」外側。 被查詢有關「悅裕」令人失望的表現時,戴圖理表示,坐騎一如慣常居於馬群後列競跑。他說,他留意到「悅裕」過往出賽時,於直路上在催策下加速甚佳,但是日坐騎儘管受力策,卻未能展現任何加速力。他續說,「悅裕」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最終未有追前,在馬群後列過終點。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悅裕」,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悅裕」包尾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悅裕」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被查詢有關「我𢥧意」的表現時,潘頓表示,於早段催策坐騎以佔取前列位置後,他對「我𢥧意」於早段及中段的走勢感到滿意。他說,「我𢥧意」於入直路時維持暢順走勢,但於過了四百米處後受催策後,未有如以往般加速,過了二百米處後開始墮退。他續說,「我𢥧意」於末段僅能保持同速,他認為坐騎是日的表現可歸咎於牠早前因血液不正常而退出一項擬參與的賽事後,自十月一日起未曾上陣。他說,他預料「我𢥧意」日後的表現會有進步。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我𢥧意」,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天外天」,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痰。 「天外天」、「得勝駒」及「全民佳知」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8/12/2019  沙田  第3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A  12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80-060  

抵達起步點後,「美麗掌聲」被發現失去左前蹄的蹄鐵。「美麗掌聲」重新裝上蹄鐵後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聚才」於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其後被「大當家」碰撞,當時「大當家」向外斜跑。 「駿皇星」出閘笨拙。 「英之星」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過了千一米處後,「聚才」於收慢以在「大當家」之後取得遮擋之際搶口,在該駒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趨近一千米處時,「駿皇星」在「運來福星」與「印水紙」之間受擠迫,當時「印水紙」向內斜跑。 過了一千米處後,「大當家」數度昂首,於收慢以在「美麗掌聲」之後取得遮擋之際搶口。 趨近九百米處時,「大當家」將頭轉側,內閃避開「美麗掌聲」的後蹄,導致「以戰養戰」一度在窄位競跑。 跑過九百米處時,「英之星」在收慢以取得遮擋之際在「聚才」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聚才」向外斜跑避開「運來福星」的後蹄。「英之星」向內移入時,「高明駿將」迅速推進至該駒內側,因而一度受緊迫,其後「英之星」向外移回以紓緩對「高明駿將」的緊迫。 趨近二百五十米處時,開始墮退的「駿皇星」在「印水紙」與「大當家」之間受擠迫之際收慢,當時「大當家」將頭轉側,外閃避開「以戰養戰」。 跑過二百米處時,「大當家」在「以戰養戰」向外移出以望空之際在該駒外側緊迫競跑。 接近終點時,「高明駿將」收慢避開「英之星」(利敬國)的後蹄,當時「英之星」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小組告誡利敬國,在類似情況下必須加倍小心。 同樣在接近終點時,「以戰養戰」在「閃耀榮光」外側緊迫競跑。 「駿皇星」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賽後,李寶利表示對「怡威」的動作有疑慮。獸醫其後檢查該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被查詢時,利敬國表示,「英之星」沿途走外疊後,他選擇讓坐騎於直路初取得平衡,希望坐騎能如上仗由他策騎勝出時般加速強勁。他說,「英之星」未能展現上仗的加速力,他因而須於趨近三百五十米處時開始更加大力催策坐騎。他續說,「英之星」於末段衝刺一般。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駿皇星」及「高明駿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美麗掌聲」及「聚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8/12/2019  沙田  第4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國際一級賽  沙田  草地  A  24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小頑皮」於起步時在「川河尊駒」與「望穿秋水」之間受擠迫之際失地,當時「望穿秋水」向內斜跑。 「鷹雄」與「及格大狀」於起步時互相碰撞。 接近二千二百米處時,「迪雅卓」在「好好瑪」內側緊迫競跑,當時「好好瑪」向內斜跑。 首次趨近終點時,「耀滿瓶」靠近「亞朗親王」的後蹄競跑。 趨近千七米處時,「額菲爾峰」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接近一千米處時,「額菲爾峰」向外移出避開「望穿秋水」的後蹄,當時「望穿秋水」在「御用畫匠」之後處於窘境之際稍微向外斜跑。 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小頑皮」收慢避開「耀滿瓶」的後蹄,當時「耀滿瓶」在「望穿秋水」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跟隨「小頑皮」的「好好瑪」因而向內斜跑避開該駒的後蹄,導致「鷹雄」受擠迫。 趨近六百米處時,「小頑皮」在踏著「旺紫丁」的後蹄後失蹄,當時「旺紫丁」在「額菲爾峰」的後蹄內側推進,繼而被該駒稍微帶向內跑,而「額菲爾峰」則在開始墮退之際內閃。由於小組認為此宗事件不涉及任何騎師不小心策騎,因而不採取進一步行動。 進入直路時,由於「耀滿瓶」向內斜跑避開正受催策的「御用畫匠」的後蹄,「真我本色」因而一度在「耀滿瓶」的內側緊迫競跑。 「好好瑪」於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跑過三百米處時在「望穿秋水」與「及格大狀」之間無路可上之際收慢。趨近二百五十米處時,「好好瑪」移至「及格大狀」外側以望空。 三百五十米處,「望穿秋水」在「旺紫丁」(蘇銘倫)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當時「旺紫丁」向內斜跑。小組譴責蘇銘倫,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須加倍小心。在此宗事件中,「御用畫匠」被「望穿秋水」挨擦。 直路上,「及格大狀」內閃。 被查詢有關「御用畫匠」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莫雅表示,是日首次佩戴眼罩上陣的坐騎,能在毋須消耗太多氣力下佔取前列位置。他說,然而「御用畫匠」沿途居前列競跑時走勢欠順,於轉直路彎前須受大力催策。他續說,「御用畫匠」於直路走勢轉弱,顯示其今季的戰力或已耗盡。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御用畫匠」,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時時精綵」、「耀滿瓶」及「旺紫丁」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8/12/2019  沙田  第5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國際一級賽  沙田  草地  A  12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小巨人」於十二月六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芳華正茂」於賽日早上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小巨人」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美麗滿載」出閘笨拙。 「野田重擊」及「有理共想」出閘均僅屬一般。 「四季旺」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一千米處時,「天下為攻」收慢避開「帝豪福星」(蘇兆輝)的後蹄,當時「帝豪福星」在尚未充分帶離下向內移入。小組告誡蘇兆輝,在類似情況下必須加倍小心。「天下為攻」被「帝豪福星」過頭後開始搶口,趨近九百米處時勒避該駒的後蹄。 「美麗滿載」於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 過了二百米處後,「翩翩」在向外移出以推進至「天下為攻」與「野田重擊」之間的窄位之際靠近「天下為攻」的後蹄處於窘境。在此宗事件中,「野田重擊」被「翩翩」碰撞。 「帝豪福星」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四季旺」,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忠心勇士」、「爭分奪秒」及「旺蝦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9/12/2019 獸醫報告增補>獸醫報告,「忠心勇士」賽後翌晨被發現發熱。「忠心勇士」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08/12/2019  沙田  第6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A  14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80-060  

離開亮相圈後但進入跑道前,「承你所願」十分煩躁不安,以後足豎立,右前腿一度擱在欄杆上。「承你所願」其後持續煩躁不安,導致策騎該駒的見習騎師陳嘉熙被拋下,人馬無恙。獸醫於此宗事件後立即檢查「承你所願」,認為該駒適宜前往起步點,以接受進一步檢查。獸醫表示,儘管「承你所願」的右前腿脛部內側有多個細小的割傷,但該駒適宜出賽。 「超新星」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承你所願」,「承你所願」因而失去平衡。 「翠湖飛鷹」及「晉神」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過了九百米處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的「度身訂做」收慢,以在「元朗之星」之後取得遮擋。 跑過七百米處時,「度身訂做」與「明欣賞」互相碰撞。 接近五百五十米處時,「度身訂做」被「明欣賞」挨擦,當時「明欣賞」推進至「紀利雄星」外側。跟隨「度身訂做」的「魅影揚飛」因而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導致「雙天至尊」在「魅影揚飛」之後處於窘境。「度身訂做」其後墮退,包尾大敗而回。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度身訂做」,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度身訂做」的表現難以接受。「度身訂做」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四百米處,「紀利雄星」與「明欣賞」互相挨擦。 過了一百五十米處後,正以勁勢衝刺的「翠湖飛鷹」在「不羈的風」及「紀利雄星」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因而在末段未能全力施為。 接近終點時,「晉神」收慢避開「雙天至尊」的後蹄,當時「雙天至尊」被「明欣賞」帶向外跑,而「明欣賞」則向外移出避開「忠心美麗」的後蹄,繼而進一步向外斜跑避開該駒。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苗禮德的要求替「超新星」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超新星」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白鷺飛翔」及「承你所願」,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喜勝勁駒」,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喜勝勁駒」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超新星」、「元朗之星」及「不羈的風」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8/12/2019  沙田  第7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國際一級賽  沙田  草地  A  16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波斯劍客」出閘緩慢。 「品德高尚」及「冠軍車手」出閘均僅屬一般,起步時互相碰撞。 「龍船鼓響」及「夏威夷」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千五米處跑離分支直路時,「嘉應之星」將頭轉側及向外斜跑。 「冠軍車手」自入直路起嚴重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趨近二百米處,並於此階段移至「品德高尚」內側。 「波斯劍客」自入直路起難以望空直至趨近三百米處。 「精明才子」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嘉應之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美麗傳承」、「頌讚火星」及「夏威夷」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8/12/2019  沙田  第8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國際一級賽  沙田  草地  A  20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首次跑過終點時,「跳出香港」在「添滿意」與「伊迪莎」之間緊迫競跑,當時「伊迪莎」在靠近「歡樂之光」的後蹄處於窘境之際向內斜跑。 松岡正海(「勝出光采」)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接近千八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達龍駒」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勒避及失去應有的跑線。小組判罰松岡正海由十二月十八日星期三開始停賽,直至十二月三十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賽(四個香港賽馬日)。此外,松岡正海亦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過了一百五十米處後,他容許正受催策的坐騎在尚未帶離「巫師杖」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被帶向內跑壓向「歡樂之光」,「歡樂之光」因而受阻礙及被帶向內跑橫越「達龍駒」的跑線,「達龍駒」同樣因而受阻及失去應有的跑線。小組判罰松岡正海由十二月十八日星期三開始停賽,直至十二月三十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賽(四個香港賽馬日)。小組裁定兩項停賽罰則同期執行。 趨近千七米處時,走第三疊的「伊迪莎」收慢以取得遮擋。跟隨其後的「達龍駒」因而受妨礙。 趨近千二米處時,「勝出光采」被「歡樂之光」帶出更外疊,當時「歡樂之光」自「馬克羅斯」之後向外移出。「勝出光采」其後收慢以在「歡樂之光」之後取得遮擋。 進入直路時,「添滿意」在「勝出光采」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接近三百米處時,「添滿意」在「勝出光采」與「巫師杖」(莫雅)之間無路可上之際收慢,當時「巫師杖」向外斜跑。小組譴責莫雅,並告誡他必須確保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格外小心。其後,「巫師杖」在「歡樂之光」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歡樂之光」向外斜跑。「添滿意」其後移至「勝出光采」的外側以望空。 趨近二百五十米處時,何澤堯(「跳出香港」)的馬鞭一度纏在松岡正海(「勝出光采」)的腿後。 獸醫於賽後報告,「勝出光采」左跗關節部位上方有一處割傷。 「添滿意」、「勝出光采」及「巫師杖」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8/12/2019  沙田  第9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第二班  沙田  草地  A  12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105-080  

「精算閃擊」出閘笨拙,向外斜跑,並且碰撞「激賞」的後軀,導致「激賞」失去平衡。 「精算風暴」及「錶之寶寶」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友瑩囍」及「載譽歸來」同樣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跑過一千米處時,「百勝龍」開始搶口,並在「激賞」的後蹄之後處於窘境。 趨近八百米處時,「小鳥敖翔」被「美麗友盈」超越後昂首及向外斜跑,導致「亮先生」被帶出更外疊及在沒有遮擋下競跑。跟隨「小鳥敖翔」的「激賞」於跑過七百五十米處時在「激賞」開始搶口之際勒避該駒的後蹄。跑過七百米處時,「百勝龍」開始搶口,在勒避「激賞」的後蹄之際昂首。在此宗事件中,「百勝龍」急促向外斜跑避開「激賞」的後蹄,導致「牛角仔」在「常感恩」內側受擠迫之際受阻礙。跟隨「百勝龍」的「精算風暴」因而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而「加州議長」則向外移出避開「牛角仔」的後蹄。儘管小組認為「美麗友盈」的騎師蔡明紹於取得領先後旋即減慢賽事步速並不是這些事件的起因,但無論如何,小組仍嚴厲譴責他,並告誡他不要過於急促減慢賽事的步速。 「常感恩」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趨近六百米處。 「友瑩囍」於直路早段移至「載譽歸來」外側,當時「載譽歸來」稍微向內斜跑。 跑過二百米處時,「精算風暴」在「百勝龍」與「激賞」之間無路可上,其後移至「百勝龍」外側。 「妙算達人」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賽後,黎海榮表示對「錶之寶寶」的動作有疑慮。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錶之寶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錶之寶寶」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錶之寶寶」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被查詢有關「加州議長」於直路上的騎法時,田泰安表示,他按照策騎指示自外檔出閘後將坐騎置於馬群後列競跑,入直路時將坐騎直接移至馬群外側。他說,他於跑過四百米處時數度以反手鞭策「加州議長」。「加州議長」未有立即對催策交出反應,因此他收起馬鞭,並開始手足並用大力催策坐騎。他說,他於跑過二百米處時再度以反手對坐騎用鞭,其後恢復以手足並用方式力策坐騎至終點。他續說,「加州議長」於末段追前,他覺得坐騎在直路上已盡力衝刺,他並不認為更大力催策坐騎會令坐騎於末段的走勢更佳。小組告誡田泰安,他於直路上策騎「加州議長」的方法已引起小組關注,他必須以適當力度催策坐騎,以確保坐騎於末段能盡其所能展開衝刺。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亮先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友瑩囍」,發現該駒流鼻血。 「載譽歸來」及「常感恩」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08/12/2019  沙田  第10場 賽事報告

08/12/2019  第二班  沙田  草地  A  16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100-080  

「紅衣優駿」出閘僅屬一般。 「將耀」出閘笨拙。 「超級綠洲」於起步時急促向內斜跑,碰撞「必妙星」,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 起步後不久,「超級綠洲」在被「友誼至好」觸碰後軀後再度失去平衡,當時「友誼至好」被「幸福笑容」帶向內跑。其後,「幸福笑容」及「友誼至好」均收慢以取得遮擋。 「傑彩繽紛」、「非凡才子」及「壯思飛」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一米處時,「友誼至好」被「必妙星」碰撞,當時「必妙星」向內斜跑。 過了九百米處後,「幸福笑容」在沒有遮擋下競跑。 接近五百五十米處時,「必妙星」在「四通八達」與「壯思飛」之間的窄位競跑,當時「壯思飛」向外斜跑。 進入直路時,「友誼至好」在「安采」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之際在該駒後面處於窘境。「友誼至好」其後移至「安采」外側,嘗試推進至「安采」與「競技勇士」之間的窄位,然而於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在該兩駒之間無路可上之際收慢。跑過三百米處時,「友誼至好」靠近「安采」的後蹄處於窘境。 「壯思飛」在直路早段頗為難以望空。 「傑彩繽紛」(利敬國)在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繼而於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時移至「超級綠洲」外側。「傑彩繽紛」在略為向外斜跑時與「安采」互相觸碰,並因後軀受觸碰而進一步向外斜跑,導致「安采」失去平衡及向外斜跑避開「傑彩繽紛」,「友誼至好」則因而被帶向外跑壓向因該駒墮退而收慢的「競技勇士」。小組告誡利敬國,儘管此宗事件由多個因素造成,但無論如何小組仍嚴厲譴責利敬國,並告誡他必須確保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格外小心。 「必妙星」於跑過四百米處時難以望空,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向外移出避開「競技勇士」的後蹄以望空。 同樣於跑過四百米處時,「非凡才子」向外移出試圖推進至其後雙雙斜跑的「將耀」與「傑彩繽紛」之間的空位。這導致「非凡才子」受困而未能望空,跑過三百米處時在「將耀」與「傑彩繽紛」之間無路可上之際移至「將耀」內側,當時「將耀」再度稍微向外斜跑,而「傑彩繽紛」則在「安采」內側緊迫競跑之際向內斜跑。趨近二百米處時,「非凡才子」移至「將耀」外側以望空。其後,「非凡才子」與「壯思飛」於跑過一百米處時緊迫競跑。 接近終點時,「超級綠洲」向內移入避開「四通八達」的後蹄,當時「四通八達」在「傑彩繽紛」內側緊迫競跑,而「傑彩繽紛」則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終點。跟隨「超級綠洲」的「將耀」因而同樣未能被力策至終點。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將耀」,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幸福笑容」及「友誼至好」均須抽取樣本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