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08/12/2019  沙田  第1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A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60-040  

「爆骚」于跃出时向外斜跑,碰撞「绿尚飞驰」。「爆骚」其后在「太阳多多」与「绿尚飞驰」之间受挤迫之际失地,当时「绿尚飞驰」被「胜利红星」(李宝利)带向内跑,而「胜利红星」则向内斜跑。在此宗事件中,「绿尚飞驰」收慢,而「太阳多多」被「绿尚飞驰」碰撞后躯时失去平衡。小组严厉谴责李宝利。 「阳光大地」(见习骑师陈嘉熙)于起步时急促向内斜跑,导致「辉煌巨星」受挤迫压向「胜利红星」,当时「胜利红星」被「辉煌巨星」碰撞后躯时失去平衡。在此宗事件中,见习骑师陈嘉熙左脚脱出脚踏直至过了千三米处。「阳光大地」因而于早段未能加速。 「神龙驹」及「醒目再临」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接近一千二百五十米处时,「阳光大地」被「绿尚飞驰」碰撞,当时「绿尚飞驰」在抢口之际向外斜跑避开「太阳多多」的后蹄。「阳光大地」其后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过了千二米处后,「喜气绵绵」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抢口。 「特醒」自接近三百五十米处起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此时该驹向内移入避开「皆旺财」的后蹄。 跑过三百米处时,「喜胜驹」一度在「三生好运」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皆旺财」,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皆旺财」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胜利红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绿尚飞驰」、「三生好运」及「爆骚」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08/12/2019  沙田  第2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A  18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80-055  

苏兆辉(「翡翠福星」)因未有在规定时间或之前抵达亮相圈,被罚款二千元。 「天外天」出闸缓慢。 「全民佳知」与「全才」于起步时互相碰撞。 「福多宝」及「睡眠攻略」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李慕华(「蒙古王」)调整脚踏内的左脚。 接近一千五百米处时,「金如意」一度收慢避开「我𢥧意」的后蹄,当时「我𢥧意」向内斜跑。 接近九百米处时,由于「蒙古王」自「神亮金刚」之后向外移出以跟随「睡眠攻略」,「福多宝」因而被带出更外迭,没有遮挡。 「全才」于直路早段受困,当跑过三百米处时向内移入数迭后,于过了二百米处后在一段途程上再度难以望空。 跑过三百米处时,「天外天」在「神亮金刚」与「家家胜意」之间无路可上之际挨擦「神亮金刚」的后躯。其后在一段短途程上,「天外天」在「家家胜意」之后受困而未能望空。 「家家胜意」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接近七百米处时再度被「我𢥧意」带出更外迭,当时「我𢥧意」移至「狂舞派」外侧。 被查询有关「悦裕」令人失望的表现时,戴图理表示,坐骑一如惯常居于马群后列竞跑。他说,他留意到「悦裕」过往出赛时,于直路上在催策下加速甚佳,但是日坐骑尽管受力策,却未能展现任何加速力。他续说,「悦裕」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最终未有追前,在马群后列过终点。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悦裕」,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悦裕」包尾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悦裕」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被查询有关「我𢥧意」的表现时,潘顿表示,于早段催策坐骑以占取前列位置后,他对「我𢥧意」于早段及中段的走势感到满意。他说,「我𢥧意」于入直路时维持畅顺走势,但于过了四百米处后受催策后,未有如以往般加速,过了二百米处后开始堕退。他续说,「我𢥧意」于末段仅能保持同速,他认为坐骑是日的表现可归咎于牠早前因血液不正常而退出一项拟参与的赛事后,自十月一日起未曾上阵。他说,他预料「我𢥧意」日后的表现会有进步。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我𢥧意」,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天外天」,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痰。 「天外天」、「得胜驹」及「全民佳知」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08/12/2019  沙田  第3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A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80-060  

抵达起步点后,「美丽掌声」被发现失去左前蹄的蹄铁。「美丽掌声」重新装上蹄铁后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适宜出赛。 「聚才」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其后被「大当家」碰撞,当时「大当家」向外斜跑。 「骏皇星」出闸笨拙。 「英之星」自外檔出闸后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过了千一米处后,「聚才」于收慢以在「大当家」之后取得遮挡之际抢口,在该驹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趋近一千米处时,「骏皇星」在「运来福星」与「印水纸」之间受挤迫,当时「印水纸」向内斜跑。 过了一千米处后,「大当家」数度昂首,于收慢以在「美丽掌声」之后取得遮挡之际抢口。 趋近九百米处时,「大当家」将头转侧,内闪避开「美丽掌声」的后蹄,导致「以战养战」一度在窄位竞跑。 跑过九百米处时,「英之星」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在「聚才」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当时「聚才」向外斜跑避开「运来福星」的后蹄。「英之星」向内移入时,「高明骏将」迅速推进至该驹内侧,因而一度受紧迫,其后「英之星」向外移回以纾缓对「高明骏将」的紧迫。 趋近二百五十米处时,开始堕退的「骏皇星」在「印水纸」与「大当家」之间受挤迫之际收慢,当时「大当家」将头转侧,外闪避开「以战养战」。 跑过二百米处时,「大当家」在「以战养战」向外移出以望空之际在该驹外侧紧迫竞跑。 接近终点时,「高明骏将」收慢避开「英之星」(利敬国)的后蹄,当时「英之星」在催策下向内斜跑。小组告诫利敬国,在类似情况下必须加倍小心。 同样在接近终点时,「以战养战」在「闪耀榮光」外侧紧迫竞跑。 「骏皇星」大部分途程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赛后,李宝利表示对「怡威」的动作有疑虑。兽医其后檢查该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被查询时,利敬国表示,「英之星」沿途走外迭后,他选择让坐骑于直路初取得平衡,希望坐骑能如上仗由他策骑胜出时般加速强劲。他说,「英之星」未能展现上仗的加速力,他因而须于趋近三百五十米处时开始更加大力催策坐骑。他续说,「英之星」于末段冲刺一般。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骏皇星」及「高明骏将」,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美丽掌声」及「聚才」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08/12/2019  沙田  第4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国际一级赛  沙田  草地  A  24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小顽皮」于起步时在「川河尊驹」与「望穿秋水」之间受挤迫之际失地,当时「望穿秋水」向内斜跑。 「鹰雄」与「及格大状」于起步时互相碰撞。 接近二千二百米处时,「迪雅卓」在「好好玛」内侧紧迫竞跑,当时「好好玛」向内斜跑。 首次趋近终点时,「耀满瓶」靠近「亚朗亲王」的后蹄竞跑。 趋近千七米处时,「额菲尔峰」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接近一千米处时,「额菲尔峰」向外移出避开「望穿秋水」的后蹄,当时「望穿秋水」在「御用画匠」之后处于窘境之际稍微向外斜跑。 接近九百五十米处时,「小顽皮」收慢避开「耀满瓶」的后蹄,当时「耀满瓶」在「望穿秋水」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跟随「小顽皮」的「好好玛」因而向内斜跑避开该驹的后蹄,导致「鹰雄」受挤迫。 趋近六百米处时,「小顽皮」在踏着「旺紫丁」的后蹄后失蹄,当时「旺紫丁」在「额菲尔峰」的后蹄内侧推进,继而被该驹稍微带向内跑,而「额菲尔峰」则在开始堕退之际内闪。由于小组认为此宗事件不涉及任何骑师不小心策骑,因而不采取进一步行动。 进入直路时,由于「耀满瓶」向内斜跑避开正受催策的「御用画匠」的后蹄,「真我本色」因而一度在「耀满瓶」的内侧紧迫竞跑。 「好好玛」于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跑过三百米处时在「望穿秋水」与「及格大状」之间无路可上之际收慢。趋近二百五十米处时,「好好玛」移至「及格大状」外侧以望空。 三百五十米处,「望穿秋水」在「旺紫丁」(苏铭伦)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当时「旺紫丁」向内斜跑。小组谴责苏铭伦,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须加倍小心。在此宗事件中,「御用画匠」被「望穿秋水」挨擦。 直路上,「及格大状」内闪。 被查询有关「御用画匠」令人失望的表现时,莫雅表示,是日首次佩戴眼罩上阵的坐骑,能在毋须消耗太多气力下占取前列位置。他说,然而「御用画匠」沿途居前列竞跑时走势欠顺,于转直路弯前须受大力催策。他续说,「御用画匠」于直路走势转弱,显示其今季的战力或已耗尽。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御用画匠」,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时时精彩」、「耀满瓶」及「旺紫丁」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08/12/2019  沙田  第5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国际一级赛  沙田  草地  A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小巨人」于十二月六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芳华正茂」于赛日早上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小巨人」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美丽满载」出闸笨拙。 「野田重击」及「有理共想」出闸均仅属一般。 「四季旺」自大外檔出闸后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过一千米处时,「天下为攻」收慢避开「帝豪福星」(苏兆辉)的后蹄,当时「帝豪福星」在尚未充分带离下向内移入。小组告诫苏兆辉,在类似情况下必须加倍小心。「天下为攻」被「帝豪福星」过头后开始抢口,趋近九百米处时勒避该驹的后蹄。 「美丽满载」于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 过了二百米处后,「翩翩」在向外移出以推进至「天下为攻」与「野田重击」之间的窄位之际靠近「天下为攻」的后蹄处于窘境。在此宗事件中,「野田重击」被「翩翩」碰撞。 「帝豪福星」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四季旺」,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忠心勇士」、「争分夺秒」及「旺虾王」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9/12/2019 兽医报告增补>兽医报告,「忠心勇士」赛后翌晨被发现发热。「忠心勇士」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08/12/2019  沙田  第6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A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80-060  

离开亮相圈后但进入跑道前,「承你所愿」十分烦躁不安,以后足竖立,右前腿一度搁在栏杆上。「承你所愿」其后持续烦躁不安,导致策骑该驹的见习骑师陈嘉熙被抛下,人马无恙。兽医于此宗事件后立即檢查「承你所愿」,认为该驹适宜前往起步点,以接受进一步檢查。兽医表示,尽管「承你所愿」的右前腿胫部内侧有多个细小的割伤,但该驹适宜出赛。 「超新星」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承你所愿」,「承你所愿」因而失去平衡。 「翠湖飞鹰」及「晋神」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过了九百米处后,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的「度身订做」收慢,以在「元朗之星」之后取得遮挡。 跑过七百米处时,「度身订做」与「明欣赏」互相碰撞。 接近五百五十米处时,「度身订做」被「明欣赏」挨擦,当时「明欣赏」推进至「纪利雄星」外侧。跟随「度身订做」的「魅影扬飞」因而向外移出避开该驹的后蹄,导致「双天至尊」在「魅影扬飞」之后处于窘境。「度身订做」其后堕退,包尾大败而回。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度身订做」,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小组认为「度身订做」的表现难以接受。「度身订做」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四百米处,「纪利雄星」与「明欣赏」互相挨擦。 过了一百五十米处后,正以劲势冲刺的「翠湖飞鹰」在「不羁的风」及「纪利雄星」之后受困而未能望空,因而在末段未能全力施为。 接近终点时,「晋神」收慢避开「双天至尊」的后蹄,当时「双天至尊」被「明欣赏」带向外跑,而「明欣赏」则向外移出避开「忠心美丽」的后蹄,继而进一步向外斜跑避开该驹。 赛后,兽医应练马师苗礼德的要求替「超新星」进行内窥镜檢查。兽医报告,是项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超新星」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白鹭飞翔」及「承你所愿」,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喜胜劲驹」,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喜胜劲驹」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超新星」、「元朗之星」及「不羁的风」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08/12/2019  沙田  第7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国际一级赛  沙田  草地  A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波斯剑客」出闸缓慢。 「品德高尚」及「冠军车手」出闸均仅属一般,起步时互相碰撞。 「龙船鼓响」及「夏威夷」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接近千五米处跑离分支直路时,「嘉应之星」将头转侧及向外斜跑。 「冠军车手」自入直路起严重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趋近二百米处,并于此阶段移至「品德高尚」内侧。 「波斯剑客」自入直路起难以望空直至趋近三百米处。 「精明才子」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嘉应之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美丽传承」、「颂赞火星」及「夏威夷」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08/12/2019  沙田  第8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国际一级赛  沙田  草地  A  20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首次跑过终点时,「跳出香港」在「添满意」与「伊迪莎」之间紧迫竞跑,当时「伊迪莎」在靠近「欢乐之光」的后蹄处于窘境之际向内斜跑。 松冈正海(「胜出光采」)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在接近千八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达龙驹」时向内斜跑,导致该驹勒避及失去应有的跑线。小组判罚松冈正海由十二月十八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二月三十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四个香港赛马日)。此外,松冈正海亦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在过了一百五十米处后,他容许正受催策的坐骑在尚未带离「巫师杖」时向内斜跑,导致该驹被带向内跑压向「欢乐之光」,「欢乐之光」因而受阻碍及被带向内跑横越「达龙驹」的跑线,「达龙驹」同样因而受阻及失去应有的跑线。小组判罚松冈正海由十二月十八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二月三十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四个香港赛马日)。小组裁定两项停赛罚则同期执行。 趋近千七米处时,走第三迭的「伊迪莎」收慢以取得遮挡。跟随其后的「达龙驹」因而受妨碍。 趋近千二米处时,「胜出光采」被「欢乐之光」带出更外迭,当时「欢乐之光」自「马克罗斯」之后向外移出。「胜出光采」其后收慢以在「欢乐之光」之后取得遮挡。 进入直路时,「添满意」在「胜出光采」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 接近三百米处时,「添满意」在「胜出光采」与「巫师杖」(莫雅)之间无路可上之际收慢,当时「巫师杖」向外斜跑。小组谴责莫雅,并告诫他必须确保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格外小心。其后,「巫师杖」在「欢乐之光」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当时「欢乐之光」向外斜跑。「添满意」其后移至「胜出光采」的外侧以望空。 趋近二百五十米处时,何泽尧(「跳出香港」)的马鞭一度缠在松冈正海(「胜出光采」)的腿后。 兽医于赛后报告,「胜出光采」左跗关节部位上方有一处割伤。 「添满意」、「胜出光采」及「巫师杖」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08/12/2019  沙田  第9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第二班  沙田  草地  A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105-080  

「精算闪击」出闸笨拙,向外斜跑,并且碰撞「激赏」的后躯,导致「激赏」失去平衡。 「精算风暴」及「表之宝宝」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友莹囍」及「载誉归来」同样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跑过一千米处时,「百胜龙」开始抢口,并在「激赏」的后蹄之后处于窘境。 趋近八百米处时,「小鸟敖翔」被「美丽友盈」超越后昂首及向外斜跑,导致「亮先生」被带出更外迭及在没有遮挡下竞跑。跟随「小鸟敖翔」的「激赏」于跑过七百五十米处时在「激赏」开始抢口之际勒避该驹的后蹄。跑过七百米处时,「百胜龙」开始抢口,在勒避「激赏」的后蹄之际昂首。在此宗事件中,「百胜龙」急促向外斜跑避开「激赏」的后蹄,导致「牛角仔」在「常感恩」内侧受挤迫之际受阻碍。跟随「百胜龙」的「精算风暴」因而向外移出避开该驹的后蹄,而「加州议长」则向外移出避开「牛角仔」的后蹄。尽管小组认为「美丽友盈」的骑师蔡明绍于取得领先后旋即减慢赛事步速并不是这些事件的起因,但无论如何,小组仍严厉谴责他,并告诫他不要过于急促减慢赛事的步速。 「常感恩」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直至趋近六百米处。 「友莹囍」于直路早段移至「载誉归来」外侧,当时「载誉归来」稍微向内斜跑。 跑过二百米处时,「精算风暴」在「百胜龙」与「激赏」之间无路可上,其后移至「百胜龙」外侧。 「妙算达人」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赛后,黎海榮表示对「表之宝宝」的动作有疑虑。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表之宝宝」,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表之宝宝」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表之宝宝」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被查询有关「加州议长」于直路上的骑法时,田泰安表示,他按照策骑指示自外檔出闸后将坐骑置于马群后列竞跑,入直路时将坐骑直接移至马群外侧。他说,他于跑过四百米处时数度以反手鞭策「加州议长」。「加州议长」未有立即对催策交出反应,因此他收起马鞭,并开始手足并用大力催策坐骑。他说,他于跑过二百米处时再度以反手对坐骑用鞭,其后恢复以手足并用方式力策坐骑至终点。他续说,「加州议长」于末段追前,他觉得坐骑在直路上已尽力冲刺,他并不认为更大力催策坐骑会令坐骑于末段的走势更佳。小组告诫田泰安,他于直路上策骑「加州议长」的方法已引起小组关注,他必须以适当力度催策坐骑,以确保坐骑于末段能尽其所能展开冲刺。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亮先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友莹囍」,发现该驹流鼻血。 「载誉归来」及「常感恩」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08/12/2019  沙田  第10场 赛事报告

08/12/2019  第二班  沙田  草地  A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100-080  

「红衣优骏」出闸仅属一般。 「将耀」出闸笨拙。 「超级绿洲」于起步时急促向内斜跑,碰撞「必妙星」,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 起步后不久,「超级绿洲」在被「友谊至好」触碰后躯后再度失去平衡,当时「友谊至好」被「幸福笑容」带向内跑。其后,「幸福笑容」及「友谊至好」均收慢以取得遮挡。 「杰彩缤纷」、「非凡才子」及「壮思飞」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过千一米处时,「友谊至好」被「必妙星」碰撞,当时「必妙星」向内斜跑。 过了九百米处后,「幸福笑容」在没有遮挡下竞跑。 接近五百五十米处时,「必妙星」在「四通八达」与「壮思飞」之间的窄位竞跑,当时「壮思飞」向外斜跑。 进入直路时,「友谊至好」在「安采」之后受困而未能望空之际在该驹后面处于窘境。「友谊至好」其后移至「安采」外侧,尝试推进至「安采」与「竞技勇士」之间的窄位,然而于跑过三百五十米处时在该两驹之间无路可上之际收慢。跑过三百米处时,「友谊至好」靠近「安采」的后蹄处于窘境。 「壮思飞」在直路早段颇为难以望空。 「杰彩缤纷」(利敬国)在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继而于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时移至「超级绿洲」外侧。「杰彩缤纷」在略为向外斜跑时与「安采」互相触碰,并因后躯受触碰而进一步向外斜跑,导致「安采」失去平衡及向外斜跑避开「杰彩缤纷」,「友谊至好」则因而被带向外跑压向因该驹堕退而收慢的「竞技勇士」。小组告诫利敬国,尽管此宗事件由多个因素造成,但无论如何小组仍严厉谴责利敬国,并告诫他必须确保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格外小心。 「必妙星」于跑过四百米处时难以望空,跑过三百五十米处时向外移出避开「竞技勇士」的后蹄以望空。 同样于跑过四百米处时,「非凡才子」向外移出试图推进至其后双双斜跑的「将耀」与「杰彩缤纷」之间的空位。这导致「非凡才子」受困而未能望空,跑过三百米处时在「将耀」与「杰彩缤纷」之间无路可上之际移至「将耀」内侧,当时「将耀」再度稍微向外斜跑,而「杰彩缤纷」则在「安采」内侧紧迫竞跑之际向内斜跑。趋近二百米处时,「非凡才子」移至「将耀」外侧以望空。其后,「非凡才子」与「壮思飞」于跑过一百米处时紧迫竞跑。 接近终点时,「超级绿洲」向内移入避开「四通八达」的后蹄,当时「四通八达」在「杰彩缤纷」内侧紧迫竞跑,而「杰彩缤纷」则在催策下向内斜跑,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终点。跟随「超级绿洲」的「将耀」因而同样未能被力策至终点。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将耀」,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幸福笑容」及「友谊至好」均须抽取样本檢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