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號:  1  2  3  4  5  6  7  8  9  10 

18/10/2020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B+2  1200米   狀況: 好至快  (2.7)   評分: 060 - 040   分段時間: (23.65)  (22.25)  (23.17)

名次 馬號 彩衣 馬名 騎師 練馬師 檔位 實際負磅 評分 MA288評分* 頭馬距離 完成時間 最後賠率 走位 分段時間 標示
1 12 雄龍 巴度 蘇偉賢 4 119 46 32 N 1:09:07 5.6 5-5-1 24.13  22.17  22.77 

2 11 開心一號 潘明輝 葉楚航 1 115 44 50 N 1:09:14 45 1-1-2 23.65  22.25  23.24 

3 1 三生好運 潘頓 羅富全 3 133 60 37 1-1/2 1:09:30 3.3 3-3-3 23.89  22.17  23.24 

4 5 超好日子 何澤堯 呂健威 5 125 52 60 1-1/2 1:09:30 7.6 11-12-4 24.77  22.05  22.48 

5 8 冠軍名駒 田泰安 丁冠豪 9 125 52 55 1-3/4 1:09:36 47 10-11-5 24.49  22.29  22.58 

6 10 龍鑽輝煌 蔡明紹 告東尼 11 120 47 29 2 1:09:40 8.2 2-2-6 23.73  22.29  23.38 

7 9 聲勢 史卓豐 蔡約翰 7 122 49 53 3-1/2 1:09:64 45 7-6-7 24.21  22.13  23.30 

8 7 鎂之妙 莫雷拉 賀賢 2 125 52 53 4-1/4 1:09:74 6.2 8-8-8 24.41  22.17  23.16 

9 3 老實人 楊明綸 文家良 13 130 57 3 5-1/2 1:09:95 14 14-13-9 25.09  21.85  23.01 

10 13 正義駒 波健士 姚本輝 8 118 45 52 6 1:10:04 215 9-9-10 24.45  22.25  23.34 

11 6 赤馬雄風 薛恩 大衛希斯 6 125 52 60 6-1/4 1:10:08 58 4-4-11 23.97  22.25  23.86 

12 14 有苗頭 黃俊 徐雨石 14 108 40 53 6-3/4 1:10:16 277 6-7-12 24.17  22.25  23.74 

13 2 嘉域騏 巫顯東 容天鵬 12 129 59 3 8-1/4 1:10:41 163 12-10-13 24.89  21.85  23.67 

14 4 高高 賀銘年 苗禮德 10 125 52 59 10 1:10:66 6.6 13-14-14 24.89  22.13  23.64 

11 皓月千里 黎海榮 沈集成 1 119 46 -- 0 0-0-0

賽事報告 預計走位圖
「皓月千里」於十月十五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肺部受感染及左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開心一號」補上。「皓月千里」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鎂之妙」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向內移入避開「三生好運」的後蹄。 「聲勢」出閘笨拙,其後不久在「正義駒」與「赤馬雄風」之間受擠迫,當時「赤馬雄風」向外斜跑。 「高高」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嘉域騏」及「老實人」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跑過一千米處時,「超好日子」在「雄龍」與「聲勢」之間的窄位競跑之際向著內側「雄龍」的後蹄斜跑,因而失去平衡及失地。 趨近九百米處時,走勢稚嫩的「超好日子」於不願在「鎂之妙」與「冠軍名駒」之間保持位置之際失去平衡及失地。當「超好日子」失地時,「高高」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碰撞「嘉域騏」,當時「嘉域騏」受阻礙並向外移出,導致「老實人」也受阻礙及被帶出更外疊。「老實人」其後在「嘉域騏」及「高高」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跑過九百米處時,「聲勢」開始搶口及急促向外斜跑避開「赤馬雄風」的後蹄,導致「正義駒」在「有苗頭」內側受擠迫之際勒避及失地。小組認為此宗事件是由「聲勢」於此階段搶口所造成,因此沒有採取進一步行動。 跑過七百米處時,「超好日子」、「高高」及「嘉域騏」均緊迫競跑。 過了六百米處後,「雄龍」在搶口時靠近「三生好運」的後蹄處於窘境。 三百五十米處,「正義駒」在「鎂之妙」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鎂之妙」向外斜跑。 跑過三百米處時,「聲勢」被「赤馬雄風」碰撞,當時「赤馬雄風」被「雄龍」帶向外跑,而「雄龍」則推進至「龍鑽輝煌」外側的窄位。 「有苗頭」沿途走外疊,沒有遮擋。 被查詢有關他於末段策騎「超好日子」的方式時,何澤堯表示,坐騎是日首次上陣,早段及中段走勢十分稚嫩,在馬匹之間競跑時不願保持位置。他說,他於過了六百米處後讓坐騎取得平衡,並於轉直路彎時開始催策坐騎,坐騎開始以佳勢衝刺。他說,他於過了二百米處後嘗試在「三生好運」與「龍鑽輝煌」之間推進,但「龍鑽輝煌」於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被「雄龍」帶向內跑,導致坐騎起初無路可上。他說,坐騎於跑過一百米處時向外斜跑避開「三生好運」的後蹄,其後於末段以勁勢衝刺,推進至「龍鑽輝煌」內側及「開心一號」之後的窄位。他又說,他於趨近五十米處時移離「開心一號」的後蹄以跟隨頭馬「雄龍」,他望向外側以確定能否進一步移至「雄龍」外側。他說,此階段「龍鑽輝煌」居於坐騎正外側及「冠軍名駒」內側,當時「冠軍名駒」正推進至「龍鑽輝煌」外側。他說,考慮到「龍鑽輝煌」及「冠軍名駒」的位置,他認為將坐騎移至「雄龍」外側會干擾到「龍鑽輝煌」,因而於末段未能將坐騎移至「雄龍」外側。他說,這些因素導致坐騎於最後一百米未能全力施為,也未能被力策至終點。觀看過賽事影片及聽取了何澤堯的證供後,小組接納何澤堯的解釋。 賽後,賀銘年表示,賽前與馬主及練馬師商討時起初決定催策「高高」上前,其後覺得這樣做須於早段消耗該駒頗多氣力,而基於是日較早場次顯示留後競跑並無不利之處,遂決定讓該駒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並取得遮擋。他說,坐騎雖然於早段落後距離較賽前部署為遠,但於末段未能如首仗般以勁勢衝刺,表現仍令人失望。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高高」,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三生好運」、「雄龍」及「開心一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 - 皇牌
* - 獲得優先出賽之馬匹
() - 練馬師之馬匹優先參賽次序
MA288評分* - 已包括讓磅調整
- 超分馬
- 評分有利
- 已接近上次贏馬評分
- 蹄速有前有後
- 游水馬
- 曾在雨天上名
- 曾在淋地贏馬
- 曾在淋地上名
- 騎練有計
- 只限專業版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