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号:  1  2  3  4  5  6  7  8  9  10 

28/11/2021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0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58 - 046   分段时间: (13.12)  (20.78)  (22.91)

名次 马号 彩衣 马名 骑师 练马师 档位 实际负磅 评分 MA288评分* 头马距离 完成时间 最后赔率 走位 分段时间 标示
1 13 海豚星 潘顿 徐雨石 10 120 47 41 SH 0:56:81 4.9 1-2-1 13.12  20.82  22.87 

2 5 魅力星光 陈嘉熙 韦达 12 118 53 23 SH 0:56:82 25 6-1-2 13.28  20.62  22.92 

3 14 連利福將 班德礼 叶楚航 1 118 46 13 3/4 0:56:92 23 12-9-3 13.64  20.58  22.70 

4 2 八卦 巫显东 贺贤 14 128 58 9 1-1/4 0:57:01 9.8 5-6-4 13.24  20.94  22.83 

5 11 石破天驚 周俊乐 方嘉柏 2 121 52 64 1-1/2 0:57:06 10 14-10-5 13.92  20.30  22.84 

6 12 電路七號 潘明辉 告东尼 13 119 49 18 1-1/2 0:57:07 10 11-7-6 13.56  20.62  22.89 

7 3 無可限量 薛恩 大卫希斯 5 127 55 56 2-1/2 0:57:20 5.8 10-13-7 13.36  21.02  22.82 

8 4 歐洲導彈 杨明纶 郑俊伟 11 125 53 27 2-3/4 0:57:25 67 13-11-8 13.68  20.58  22.99 

9 10 華麗活力 何泽尧 罗富全 9 124 52 61 3-1/2 0:57:35 11 7-3-9 13.28  20.66  23.41 

10 1 地通拿 蔡明绍 霍利时 7 130 58 43 5-1/4 0:57:66 16 4-4-10 13.24  20.78  23.64 

11 7 寶山鷹 希威森 苗礼德 6 124 52 28 7 0:57:94 18 2-5-11 13.20  20.86  23.88 

12 6 大勢至富 梁家俊 姚本辉 3 124 52 61 7-1/4 0:57:97 19 9-12-12 13.36  20.94  23.67 

13 9 菲力大帝 黎海荣 文家良 4 124 52 61 12-1/2 0:58:80 160 8-14-13 13.36  21.02  24.42 

14 8 綫路光明 莫雷拉 容天鹏 8 124 52 61 15-3/4 0:59:34 5.4 3-8-14 13.20  20.98  25.16 

赛事报告 预计走位图
「石破天惊」出闸缓慢。 「欧洲导弹」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出闸仅属一般。 「电路七号」出闸笨拙,向内斜跑,碰撞「魅力星光」。 「石破天惊」于接近七百米处时靠近「宝山鹰」的后蹄处于極大窘境,过了四百米处后于持续在「宝山鹰」之后处于窘境之际向内移入避开该驹的后蹄。「石破天惊」其后于过了三百米处后在「宝山鹰」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之际失去平衡。 过了五百米处后,「石破天惊」开始十分抢口,向内斜跑避开「宝山鹰」的后蹄。 跑过四百米处时,「欧洲导弹」在被「电路七号」碰撞后失去平衡。 「连利福将」于赛事较后阶段在催策下外闪。 跑过一百米处时,「欧洲导弹」向内移入避开「华丽活力」的后蹄,当时「华丽活力」被「电路七号」带向内跑,而「电路七号」则被「华丽活力」碰撞后躯,继而在催策下向内斜跑。 被查询时,巫显东表示,他获指示按照「八卦」的惯常跑法占取前列位置。他说,赛前预期「海豚星」也将受催策以占取前列位置,而他获告知倘若该驹展现的前速较坐骑快,则占取该驹之后有遮挡的位置也可接受。他说,坐骑出闸迅速,其后他确保坐骑能够占取前列位置。他说,他于赛事较早阶段就注意到,「海豚星」的前速显然较坐骑快,他认为考虑到赛事早段的步速,他将须略为催策坐骑方能保持在「海豚星」外侧的位置。他说,由于策骑指示是倘若「海豚星」前速快便跟随该驹,他遂选择于过了七百米处后让「海豚星」超越坐骑,并于中段跟随该驹。他续说,趋近六百米处时,他将坐骑移至「海豚星」的内侧,以图在该驹与「魅力星光」之间推进。他说,坐骑未能充分加速取位,因而于「魅力星光」向外斜跑后在该两驹之间无路可上。他说,坐骑其后颇为难以望空,因而未能全力施为。「八卦」的练马师贺贤确认发给巫显东的策骑指示。他说,「八卦」过往于早段在毋须太大力催策下占取前列位置时表现最佳。他说,鉴于是赛的形势,他对巫显东决定跟随「海豚星」而非继续保持在该驹外侧的位置感到满意。 被查询时,薛恩表示,除了让「无可限量」顺其自然地跑外,他并未获明确指示如何策骑坐骑。他说,坐骑于早段的前速不及排在坐骑外侧檔位的「宝山鹰」快,因此他选择让坐骑在该驹之后切入,占取有遮挡的位置。他说,由于他留意到「宝山鹰」上仗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他遂选择继续将坐骑向外移出以跟随「綫路光明」,因为他认为鉴于该驹于是赛前的试闸表现,该驹将能带领坐骑上前。他说,因此他于接近五百米处时将坐骑向外移出以跟随「綫路光明」,跑过四百米处时坐骑靠近「綫路光明」的后蹄处于窘境,因为「綫路光明」于较他预期早得多的赛事阶段受催策。他续说,坐骑其后在「綫路光明」之后受困而未能望空,过了四百米处后在「綫路光明」与「石破天惊」之间无路可上,因而须收慢,当时「綫路光明」在持续堕退之际稍微向内斜跑,而「石破天惊」则向外斜跑。他说,坐骑在「石破天惊」外侧无路可上后,他于接近三百米处时将坐骑向内移入以望空。 赛后,莫雷拉说,他未能就「綫路光明」于赛事较后阶段转弱提供任何解释。他说,坐骑于早段占取前列位置,起初走势令人满意,但于过了四百米处后迅速堕退。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綫路光明」,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菲力大帝」,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海豚星」及「魅力星光」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 - 皇牌
* - 获得优先出赛之马匹
() - 练马师之马匹优先参赛次序
MA288评分* - 已包括让磅调整
- 超分马
- 评分有利
- 已接近上次赢马评分
- 蹄速有前有后
- 游水马
- 曾在雨天上名
- 曾在淋地赢马
- 曾在淋地上名
- 骑练有计
- 只限专业版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