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7/11/2022  沙田  第1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0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59-041  

「嘉应勇士」于赛日早上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右前腿肿胀)着令退出。「嘉应勇士」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水晶酒杯」离开亮相圈后失去左前蹄的蹄铁,须重新装上该蹄铁,因而延迟进入跑道。 「極速之星」出闸缓慢。 「常得福」出闸仅属一般,继而被向内斜跑的「宏才」碰撞。 「魅力一丁」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优悠侠」,「优悠侠」相应被带向外跑压向「想见你」。 过了二百米处后,「水晶酒杯」将头转侧,外闪避开「英雄豪杰」。 「运来多宝」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运来多宝」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赛后,「常得福」被发现流鼻血。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想见你」及「运来多宝」,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英雄豪杰」及「水晶酒杯」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1/2022  沙田  第2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五班  沙田  草地  C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40-021  

「潇洒一生」于十一月二十六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勇敢动力」(见习骑师锺易礼)补上。「潇洒一生」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继续精彩」于起步时向内斜跑,挨擦「好友利」。 「澳华威威」出闸笨拙,其后在「友盈友福」与「美满将来」之间受挤迫,当时「美满将来」向外斜跑。 自外檔出闸的「银亮威龙」、「捷胜」及「乐天派」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起步后跑了一段短途程后,「继续精彩」在跑来抢口之际昂首。 趋近千二米处时,「美满将来」与「澳华威威」紧迫竞跑。 过了一千米处后,「友盈友福」走外迭,没有遮挡。 过了七百米处后,「乐天派」在「勇敢动力」外侧紧迫竞跑,当时「勇敢动力」向外斜跑。跑过六百米处时,「乐天派」在没有遮挡下被带出较外迭,当时「勇敢动力」推进至「银亮威龙」外侧。 直路早段,「澳华威威」颇为难以望空。 三百五十米处,「生生胜胜」失去右后蹄的蹄铁。 接近终点时,楊明纶(「捷胜」)左脚脱出脚踏。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勇敢动力」及「美满将来」,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潮州大兄」及「生生胜胜」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1/2022  沙田  第3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状况: 湿慢地  (6.83)    评分: 059-042  

「醒目未来」于开闸时挨倚闸门外侧,出闸仅属一般,继而向着外侧「能文能武」的后蹄斜跑。 「太阳拍檔」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闪耀光芒」,「闪耀光芒」相应向外斜跑,碰撞「喜莲慧星」,导致该三驹均失去平衡。其后,「喜莲慧星」在马群之后切入。 起步后跑了一段短途程后,「乐捉鸟」及「喜悦精灵」均在「天足猫」与「能文能武」之间的窄位竞跑,当时「能文能武」向外斜跑。 「小霸王」尽管于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催策,但加速缓慢,在大部分途程上走外迭,没有遮挡。「小霸王」其后于直路上在催策下内闪。 接近九百米处时,「喜悦精灵」在「乐捉鸟」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其后于趋近八百米处时移至「乐捉鸟」外侧。 「太阳拍檔」沿途走外迭,没有遮挡。 「醒目未来」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醒目未来」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赛后,希威森报告,「闪耀光芒」是日在中段沿途走势欠顺,其后未能以劲势冲刺,似乎抗拒前面马匹踢起的泥头。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闪耀光芒」,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同样于赛后,潘明辉表示,他认为「喜悦精灵」是日不喜欢前面马匹踢起的泥头。他又说,他于直路早段将坐骑移至马群外侧后,坐骑才能于末段以劲势冲刺。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太阳拍檔」、「存喜心」及「醒目未来」,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年少有威」及「天足猫」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1/2022  沙田  第4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0  

「龙船快」在闸内烦躁不安,出闸仅属一般。 自外檔出闸的「国大合」、「安力宝」、「果然骏」及「兴高采烈」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趋近及跑过一千米处时,「从所愿」抢口及在「欢乐颂」之后处于窘境。接近九百五十米处时,「从所愿」走大外迭,没有遮挡。 九百米处,「龙船快」同样走外迭,没有遮挡。 趋近及跑过四百米处时,「安力宝」向外移出以望空,因而与「龙船快」紧迫竞跑。 「志友盈」自跑过四百米处起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接近二百米处。 过了三百米处后及跑过二百米处时,「傲龙驹」两度颇为难以望空。跑过一百五十米处时,「傲龙驹」被「翔龙再现」碰撞,当时「翔龙再现」在「久久为攻」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 跑过一百五十米处时,「金像非凡」在催策下外闪。 赛后,班德礼表示,他认为「巴基之友」不喜欢在马匹之间竞跑。他说,过了千一米处后,他须催策坐骑以在「久久为攻」内侧保持位置,其后坐骑于赛事较后阶段未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巴基之友」,发现该驹患有「喘鸣症」,而该驹过往也有此毛病报告。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金像非凡」,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安力宝」及「久久为攻」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1/2022  沙田  第5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三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状况: 湿慢地  (6.83)    评分: 077-060  

「旌鹰」入闸后以后足竖立,一度将右前腿搁在闸厢前门上,并且将左前腿伸进隔邻闸厢。「旌鹰」其后稳定下来,过了一段短时间后开闸。小组将于十一月三十日星期三跑马地赛事开跑前就此事召见司闸员施百厉及兽医事务部(规管、福利及生物安全政策)的代表。 「紫云冰」出闸仅属一般,继而在「文明之星」与「红运大师」之间受挤迫,当时「红运大师」向外斜跑。 「闪电」与「牛皇头」于起步时互相碰撞。「闪电」继而在「牛皇头」与「大众胜利」之间受挤迫,当时「大众胜利」向外斜跑。 「齐心同行」出闸笨拙,因而失地。 跑过一千米处时,「牛皇头」被「合伙雄心」碰撞,「合伙雄心」相应被「旌鹰」碰撞,当时「旌鹰」在受催策之际将头转侧,内闪避开「闪电烈马」。 蔡明绍(「旌鹰」)被裁定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于跑过七百五十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合伙雄心」下向内斜跑,导致该驹受挤迫,以及被带向内跑压向「牛皇头」,而「牛皇头」在「合伙雄心」内侧受紧迫之际同样受阻碍。小组判罚蔡明绍由十二月十四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二月十九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在衡量判罚轻重时,小组考虑了蔡明绍的良好策骑纪录。 进入直路时,希威森(「闪电」)跌掉马鞭。 趋近四百米处时,开始堕退的「闪电烈马」在「绿色有料」与「文明之星」(布文)之间受挤迫之际勒避,当时「绿色有料」稍微向内斜跑,而「文明之星」则起初向外移出,碰撞「闪电烈马」,继而向内移回以纾缓挤迫。小组谴责布文,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须确保小心。 「闪电烈马」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其后大败而回。小组认为「闪电烈马」的表现难以接受。「闪电烈马」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合伙雄心」同样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合伙雄心」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赛后,蔡明绍表示,他认为「旌鹰」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可归咎于坐骑须于早段消耗太多气力以占取前列位置,以及须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大外迭。他说,基于这些因素,坐骑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旌鹰」,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旌鹰」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旌鹰」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齐心同行」及「牛皇头」,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绿色有料」、「火钻」及「紫云冰」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1/2022  沙田  第6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2  

「威武勇驹」在配鞍房内须重新装上左前蹄的蹄铁。兽医檢查「威武勇驹」后,认为该驹适宜出赛。 「威力欣赏」及「威武勇驹」均出闸缓慢。 「红运泰斗」出闸十分笨拙,碰撞闸门内侧,因而失地。其后,「红运泰斗」受催策,但于起步后不久失蹄,继而在马群之后切入。 「影疾」于跃出时在「同声同气」与「星际精英」之间受挤迫,当时「星际精英」向外斜跑。 「中华英雄」自外檔出闸后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红运闪耀」向内斜跑及碰撞「喜傲龙」。「红运闪耀」其后抢口,在收慢以尝试取得遮挡时昂首,但未能占取他驹之后有遮挡的位置,沿途走外迭,没有遮挡。 接近九百米处时,「是必飞飞」在「晴王」与「星际精英」之间紧迫竞跑,当时「星际精英」在靠近「雄龙」的后蹄竞跑之际向内斜跑。 接近九百米处转弯时,「影疾」在「喜傲龙」与「威力欣赏」之间紧迫竞跑,当时「威力欣赏」将头转侧及走势笨拙。 接近八百五十米处时,「喜傲龙」走外迭,没有遮挡。 过了五百米处后,「威武勇驹」靠近「威力欣赏」的后蹄竞跑,进入直路时在向内移入以望空之际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 直路早段,「红运泰斗」颇为难以望空。 跑过四百米处时,「晴王」尝试移至「星际精英」外侧,因而与「是必飞飞」紧迫竞跑。跑过三百米处时,「晴王」与「是必飞飞」互相碰撞。跑过一百米处时,「是必飞飞」在「喜傲龙」与「晴王」之间的窄位竞跑,当时「晴王」向外移出以望空。 「同声同气」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趋近二百米处,并于此时移至「雄龙」外侧。跑过一百五十米处时,「同声同气」再度难以望空,接近终点时在「雄龙」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 赛后,「同声同气」的练马师罗富全报告,该驹返回马房后被发现曾流血。内窥镜檢查证实「同声同气」曾流鼻血。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影疾」,发现该驹患有「喘鸣症」,而该驹过往也有此毛病报告。 「晴王」、「雄龙」及「同声同气」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1/2022  沙田  第7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一班  沙田  草地  C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103-087  

「星运子爵」于跃出时向外斜跑,碰撞「佳运财」。 「保罗承传」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因而出闸缓慢。「保罗承传」于起步后不久在受催策以尝试追回失地时在「劲搏」内侧紧迫竞跑,当时「劲搏」将头转侧及内闪。其后于趋近千五米处时,「劲搏」持续内闪横越「健康快驹」的后蹄,导致「保罗承传」受阻碍。 跑过千五米处时,「美丽宇宙」(潘顿)在走势欠顺之际昂首,急促向外斜跑避开「玛瑙」的后蹄,导致「健康快驹」(波健士)于跑过千五米处时勒避。跟随「健康快驹」的「劲搏」因而勒避该驹的后蹄。其后,「美丽宇宙」持续走势欠顺,于过了千四米处后数度昂首及向内斜跑,导致「健康快驹」在「保罗承传」外侧受挤迫之际再度勒避。尽管小组认为「美丽宇宙」的走势是造成此等事件的主要原因,但无论如何仍就过了千四米处后的事件告诫潘顿须尽一切努力阻止坐骑斜跑及造成干扰。波健士表示,「健康快驹」在此宗事件后走势欠顺,其后于直路上未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健康快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健康快驹」于接近一千零五十米处时失去右前蹄的蹄铁。 过了四百米处后,「佳运财」推进至「保罗承传」与「劲搏」之间紧迫竞跑。 被查询有关「美丽宇宙」的表现时,潘顿表示,他获指示让自第二檔出闸的坐骑占取前列位置。他说,坐骑出闸仅属一般,他须于早段催策坐骑以尝试占取「玛瑙」之后有遮挡的位置。他说,坐骑被「玛瑙」超越后走势欠顺及未能放鬆来跑,因而于接近千三米处时走第三迭,没有遮挡。他说,因此他让坐骑于趋近及跑过千二米处时上前超越「玛瑙」,坐骑于接近一千米处时得以带离该驹及占取第二迭位置。他说,他将坐骑移至「北極光」外侧后,对坐骑走势未如他所愿般强劲感到疑虑,因为他须于中段催策坐骑以保持位置。他又说,他于转直路弯时催策坐骑,但坐骑未能加速,其后于赛事较后阶段堕退。他说,尽管坐骑于是日赛事表现令人失望,但他认为坐骑未能于赛事较早阶段的事件中恢复过来,并且须于半程时发力上前以免不必要地多走脚程。他说,虽然如此,但他仍对坐骑早自一千米处起已难以保持位置感到疑虑。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美丽宇宙」,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美丽宇宙」上仗胜出并为是赛大热门,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美丽宇宙」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美丽宇宙」、「玛瑙」及「北極光」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1/2022  沙田  第8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79-063  

「名门望族」于十一月二十六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右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路路爽」(蔡明绍)补上。「名门望族」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隐形翅膀」于起步时向外斜跑,妨碍「大力猴王」,「大力猴王」其后向着外侧「魅力知遇」的后蹄斜跑,而「魅力知遇」于跃出时被「昆仲猴王」碰撞。 「架势奇爸」自外檔出闸仅属一般,其后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同样自外檔出闸的「旭日升」及「聪明导弹」均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占取较接近内栏的位置。 趋近千三米处时,「大力猴王」在「健康在望」内侧紧迫竞跑之际失去平衡,接近九百米处转弯时向内斜跑及挨擦内栏。 过了一千米处后,「周游列国」走外迭,没有遮挡。 接近九百米处转弯时,「隐形翅膀」收慢避开「昆仲猴王」的后蹄,当时「昆仲猴王」在「路路爽」之后处于窘境。跟随「隐形翅膀」的「架势奇爸」因而向外斜跑避开该驹的后蹄及妨碍「旭日升」。 四百米处,「昆仲猴王」向外斜跑,碰撞「飞马英雄」。其后,「飞马英雄」向外斜跑避开「昆仲猴王」,导致「架势奇爸」及「旭日升」均被带出较外迭,而「聪明导弹」于接近三百五十米处时在「旭日升」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被查询时,梁家俊(「天天得乐」)表示,他获指示让自第十一檔出闸的坐骑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及占取靠近内栏的位置,并尽可能于转直路弯时及直路上走内迭。他说,他让坐骑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于过了六百米处后跟随「隐形翅膀」,他预期该驹将能带领坐骑上前。他说,他让坐骑于五百米处继续跟随「隐形翅膀」,当时坐骑居于「旭日升」的后蹄内侧,而「旭日升」则在「隐形翅膀」外侧竞跑。他说,他认为若要向外移出跟随「旭日升」,他须让坐骑留后以移离该驹的后蹄,而由于坐骑当时正跟随一匹他认为今仗颇具争胜机会的对手,他遂于进入直路时选择让坐骑继续跟随该驹,并按照指示占取内迭位置。他于进入直路时让坐骑推进至「飞马英雄」内侧,但坐骑在「昆仲猴王」向外移至「飞马英雄」内侧时无路可上。他说,过了四百米处后,他将坐骑移至「昆仲猴王」内侧以图于跑过三百米处时跟随「周游列国」。他说,他于跑过三百米处时将坐骑向内移入以推进至「周游列国」内侧及「路路爽」外侧,当时该处出现空位。他说,当他这样做时,「路路爽」向外斜跑,导致坐骑自接近二百五十米处起严重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跑过一百五十米处。他说,坐骑于过了一百五十米处后在「周游列国」外侧望空,其后以佳势冲刺。 赛后,布文表示,赛事步速于中段稍微减慢,他认为这不适合「隐形翅膀」发挥。他说,这导致坐骑于接近九百米处时靠近他驹的后蹄竞跑及失去步韵。他说,坐骑其后走势令人满意,但于直路早段受催策后,末段的冲刺未如预期般强劲。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隐形翅膀」,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昆仲猴王」,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魅力知遇」及「安颂」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1/2022  沙田  第9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72-062  

「永远美丽」于赛日早上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右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永远美丽」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久久为王」于起步时向内斜跑,碰撞「金佰令」。「久久为王」继而失去平衡,向外斜跑及碰撞同样向内斜跑的「八骏巨升」,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 自外檔出闸的「红楓胜景」及「银亮之风」均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 见习骑师锺易礼(「八骏巨升」)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于趋近千一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久久为王」下向内斜跑,导致该驹不必要地受挤迫及失去应有的跑线。小组判罚见习骑师锺易礼由十二月七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二月十二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 「超音鼠」于跑过八百米处时失去右前蹄的蹄铁。 跑过四百米处时,「红楓胜景」在向内斜跑的「金佰令」与「星云浩腾」之间无路可上后移至「金佰令」外侧。 末段,「金佰令」在推进至「步履如风」与「红楓胜景」之间的窄位之际在「步履如风」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 「好好学习」沿途走外迭,没有遮挡。 被查询有关「八骏巨升」令人失望的表现时,见习骑师锺易礼表示,坐骑于跃出时与「久久为王」互相碰撞后失去平衡。他说,其后他须于早段催策坐骑以带离内侧马匹,坐骑直至接近一千米处时才得以带离「金佰令」并且取得领先。他说,坐骑其后的走势不及初出一战般强劲,他将此归咎于坐骑于早段失去平衡,导致他是日须消耗坐骑气力。他说,坐骑于中段走势尚可,于过了三百米处后被「步履如风」挑战后,其后不愿保持在该驹内侧的位置,尤其是于接近一百五十米处时在向内斜跑的「步履如风」内侧紧迫竞跑之际。他又说,坐骑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表现令人失望。他说,尽管坐骑于是日赛事表现令人失望,但他认为赛事早段的形势或导致坐骑于末段的冲刺不及首仗般强劲。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八骏巨升」,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超音鼠」,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八骏巨升」、「银亮之风」及「步履如风」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1/2022  沙田  第10场 赛事报告

27/11/2022  第二班  沙田  草地  C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93-075  

「美丽在线」出闸缓慢。 「红爱舍」出闸笨拙,跃出时碰撞闸门内侧。过了千三米处后,「红爱舍」开始十分难以稳定走势,在「禅胜宝驹」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时昂首。 「美丽欢声」于起步时向外斜跑,妨碍「醉眼光」。其后,「美丽欢声」在「醉眼光」与「连连欢呼」之间受挤迫,当时「连连欢呼」向外斜跑。其后,自外檔出闸的「醉眼光」及「连连欢呼」均在马群之后切入。 同样自外檔出闸的「醒臣」于跃出时收慢以占取较接近内栏的位置。 接近一千二百五十米处时,「醉眼光」与「连连欢呼」紧迫竞跑。 过了九百米处后转弯时,「禅胜宝驹」开始抢口,向外斜跑避开「银驰」的后蹄。其后,「禅胜宝驹」走外迭,没有遮挡。 「包装必胜」于早段走外迭,没有遮挡,过了八百米处后获许推进,接近六百五十米处时居领放马外侧。 进入直路时,「红爱舍」推进至「醉眼光」与「连连欢呼」之间的窄位,当时「连连欢呼」稍微向外斜跑。这导致「红爱舍」于接近三百五十米处时在「连连欢呼」与「醉眼光」之间无路可上。 「美丽在线」于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接近三百五十米处时移至「美丽欢声」内侧以开始推进。「美丽在线」于过了三百米处后在「美丽欢声」与「禾道福星」之间紧迫竞跑,一百米处在双双斜跑的「英之星」与「禾道福星」之间无路可上之际收慢。 接近一百米处时,「禾道福星」自「劲才」之后向外移出以望空之际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 赛后,何泽尧未能就「连连欢呼」令人失望的表现提供任何解释。他说,他让坐骑占取中间之后的位置后,于进入直路时将坐骑移至马群外侧,并预期坐骑会加速,但坐骑未能加速,继而于直路上冲刺仅属一般。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连连欢呼」,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同样于赛后,「二郎」被发现流鼻血。 「包装必胜」及「劲才」均须抽取样本檢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