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8/11/2021  沙田  第1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0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58-046  

「石破天惊」出闸缓慢。 「欧洲导弹」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出闸仅属一般。 「电路七号」出闸笨拙,向内斜跑,碰撞「魅力星光」。 「石破天惊」于接近七百米处时靠近「宝山鹰」的后蹄处于極大窘境,过了四百米处后于持续在「宝山鹰」之后处于窘境之际向内移入避开该驹的后蹄。「石破天惊」其后于过了三百米处后在「宝山鹰」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之际失去平衡。 过了五百米处后,「石破天惊」开始十分抢口,向内斜跑避开「宝山鹰」的后蹄。 跑过四百米处时,「欧洲导弹」在被「电路七号」碰撞后失去平衡。 「连利福将」于赛事较后阶段在催策下外闪。 跑过一百米处时,「欧洲导弹」向内移入避开「华丽活力」的后蹄,当时「华丽活力」被「电路七号」带向内跑,而「电路七号」则被「华丽活力」碰撞后躯,继而在催策下向内斜跑。 被查询时,巫显东表示,他获指示按照「八卦」的惯常跑法占取前列位置。他说,赛前预期「海豚星」也将受催策以占取前列位置,而他获告知倘若该驹展现的前速较坐骑快,则占取该驹之后有遮挡的位置也可接受。他说,坐骑出闸迅速,其后他确保坐骑能够占取前列位置。他说,他于赛事较早阶段就注意到,「海豚星」的前速显然较坐骑快,他认为考虑到赛事早段的步速,他将须略为催策坐骑方能保持在「海豚星」外侧的位置。他说,由于策骑指示是倘若「海豚星」前速快便跟随该驹,他遂选择于过了七百米处后让「海豚星」超越坐骑,并于中段跟随该驹。他续说,趋近六百米处时,他将坐骑移至「海豚星」的内侧,以图在该驹与「魅力星光」之间推进。他说,坐骑未能充分加速取位,因而于「魅力星光」向外斜跑后在该两驹之间无路可上。他说,坐骑其后颇为难以望空,因而未能全力施为。「八卦」的练马师贺贤确认发给巫显东的策骑指示。他说,「八卦」过往于早段在毋须太大力催策下占取前列位置时表现最佳。他说,鉴于是赛的形势,他对巫显东决定跟随「海豚星」而非继续保持在该驹外侧的位置感到满意。 被查询时,薛恩表示,除了让「无可限量」顺其自然地跑外,他并未获明确指示如何策骑坐骑。他说,坐骑于早段的前速不及排在坐骑外侧檔位的「宝山鹰」快,因此他选择让坐骑在该驹之后切入,占取有遮挡的位置。他说,由于他留意到「宝山鹰」上仗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他遂选择继续将坐骑向外移出以跟随「綫路光明」,因为他认为鉴于该驹于是赛前的试闸表现,该驹将能带领坐骑上前。他说,因此他于接近五百米处时将坐骑向外移出以跟随「綫路光明」,跑过四百米处时坐骑靠近「綫路光明」的后蹄处于窘境,因为「綫路光明」于较他预期早得多的赛事阶段受催策。他续说,坐骑其后在「綫路光明」之后受困而未能望空,过了四百米处后在「綫路光明」与「石破天惊」之间无路可上,因而须收慢,当时「綫路光明」在持续堕退之际稍微向内斜跑,而「石破天惊」则向外斜跑。他说,坐骑在「石破天惊」外侧无路可上后,他于接近三百米处时将坐骑向内移入以望空。 赛后,莫雷拉说,他未能就「綫路光明」于赛事较后阶段转弱提供任何解释。他说,坐骑于早段占取前列位置,起初走势令人满意,但于过了四百米处后迅速堕退。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綫路光明」,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菲力大帝」,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海豚星」及「魅力星光」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1/2021  沙田  第2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1  

「博爱友威」于十一月二十六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血液不正常)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爆谷」(蔡明绍)补上。「博爱友威」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纵横十六」与「钟意宝」于起步时互相碰撞。 「超班福星」出闸笨拙,其后被向内斜跑的「连连行运」碰撞。 「爆谷」出闸仅属一般。 自外檔出闸的「骏龙飞腾」及「福善」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趋近及跑过千二米处时,「友盈友福」在「得胜多」(梁家俊)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当时「得胜多」在尚未充分带离下向内移入。小组告诫梁家俊在类似情况下须加倍小心。 过了一千米处后,「连连行运」走外迭,没有遮挡。 跑过八百米处时,「纵横十六」被「万市之光」带出较外迭,没有遮挡,当时「万市之光」向外移出避开「友盈友福」的后蹄以跟随「连连行运」。 「万市之光」于直路早段将头转侧及外闪。 被查询时,梁家俊表示,他获指示采取与上仗相若的方式策骑「得胜多」,即尽可能将坐骑置于中间之前位置。他说,赛前认为排在坐骑外侧檔位的数驹将受催策占取前列位置,因此他获指示于早段积極催策坐骑,带离内侧马匹,继而让牠们超越坐骑,以期让坐骑居于大约第五或第六位。他说,按照策骑指示,他确保坐骑出闸迅速,接近千二米处时能够带离「友盈友福」以占取第二迭位置。他说,当时只有「金像非凡」及「健康就好」上前超越坐骑,坐骑因而居于较预期稍前的位置。他又说,然而坐骑于中段走势畅顺,其后于末段冲刺良佳。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纵横十六」,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万市之光」及「得胜多」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1/2021  沙田  第3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状况: 好地  (9.73)    评分: 058-041  

「迎彩缤纷」于跃出时在「梦幻人生」与「旋里多彩」之间受挤迫,当时「梦幻人生」碰撞「大众胜利」,继而向内斜跑,而「旋里多彩」则向外斜跑。 「非凡胆识」出闸仅属一般。 「闪耀光芒」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翡翠剧院」的后躯。其后,自外檔出闸的「翡翠剧院」尽管受催策,但未能加速,而「闪耀光芒」同时收慢以取得遮挡。 自大外檔出闸的「钢铁福升」尽管于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催策,但未能加速,在马群之后切入。 趋近七百米处时,「迎彩缤纷」在「旋里多彩」与「大众胜利」之间受挤迫之际失去平衡,当时「旋里多彩」向外斜跑,而尽管骑师已尽力阻止,但「大众胜利」仍将头转侧及内闪。 过了七百米处后,「大众胜利」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接近五十米处时,「梦幻人生」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在「闪耀光芒」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 跑过终点时,「钢铁福升」在「翡翠剧院」的后躯外侧紧迫竞跑。 赛后,薛恩报告,「非凡胆识」于转直路弯时及直路早段动作变差,其后未能展步。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非凡胆识」,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痰。「非凡胆识」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包装威王」,发现该驹流鼻血。 「大众胜利」及「状元及第」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1/2021  沙田  第4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五班  沙田  草地  C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40-023  

「幸运飞弹」于起步时急促向内斜跑及碰撞「小玩家」,「小玩家」相应向内斜跑及碰撞「龙凤情祥」。「龙凤情祥」其后失去平衡及向内斜跑,导致「王者奇兵」在被带向内跑压向「金碧科」之际受阻碍。 「电讯精英」出闸仅属一般,继而在「闪耀中华」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当时「闪耀中华」向内斜跑。 自外檔出闸的「得赏」、「胜煌」及「路路富贵」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接近千三米处时,「王者奇兵」收慢避开「龙凤情祥」(黎海榮)的后蹄,当时「龙凤情祥」在尚未充分带离下向内移入。小组谴责黎海榮,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须确保已充分带离。 趋近一千米处时,「胜煌」向外斜跑, 在「勇敢动力」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 过了八百米处后,「小玩家」在「王者奇兵」之后处于窘境。 「胜煌」于转直路弯时将头转侧,走势笨拙。 跑过四百米处时,「闪耀中华」移至「海王驹」内侧以尝试推进至该驹内侧。过了四百米处后在一段途程上,「闪耀中华」在持续尝试推进之际在「海王驹」的后蹄内侧紧迫竞跑,当时该处空位颇为不足。这导致「闪耀中华」于接近二百米处时收慢避开「海王驹」的后蹄。 「路路富贵」于趋近一百五十米处时颇为难以望空。 接近一百五十米处时,「电讯精英」向外移出避开「龙凤情祥」的后蹄。 黎海榮(「龙凤情祥」)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于接近五十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海王驹」之际在催策下向内斜跑,导致该驹被带向内跑压向「闪耀中华」,「海王驹」及「闪耀中华」因而均不必要地受挤迫及失去牠们应有的跑线。在此情况下,小组判罚黎海榮由十二月十二日星期日开始停赛,直至十二月十六日星期四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 「坚有料」沿途走外迭,没有遮挡。 赛后,莫雷拉未能就「王者奇兵」令人失望的表现提供任何解释,他表示坐骑于中段沿途走势畅顺,其后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王者奇兵」,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王者奇兵」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月球」,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王者奇兵」、「勇敢动力」及「得赏」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1/2021  沙田  第5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78-061  

「少爷仔」出闸笨拙,向着外侧的「高明骏将」的后蹄斜跑,因而失地。 「总理」出闸十分笨拙,向内斜跑,碰撞「实力派」的后躯,导致「实力派」失去平衡,而「总理」则失地。 接近九百米处趋近弯位时,「盈岚」与「总理」紧迫竞跑,过了九百米处后转弯时,「盈岚」向外斜跑,妨碍「总理」。 跑过九百米处时,「高明骏将」靠近「无敌勇士」的后蹄处于極大窘境。 过了八百米处后,「总理」靠近「实力派」的后蹄处于窘境。 直路早段,「盈岚」在移至「五门齐」的外侧以望空之际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 接近三百五十米处时,「总理」向外移出避开「实力派」的后蹄,当时「实力派」将头转侧,向外斜跑避开「盈岚」。 接近三百米处时,「少爷仔」在「高明骏将」与「运来福星」之间无路可上之际收慢,当时「运来福星」向外斜跑。「少爷仔」于跑过三百米处时移至「运来福星」的内侧,因而向内斜跑,碰撞「超奇才」的后躯,导致「超奇才」失去平衡。趋近二百米处时,「运来福星」向内斜跑,「少爷仔」因而在该驹之后处于窘境。「少爷仔」其后于末段在未能推进至「运来福星」与「无敌勇士」之间的窄位之际收慢,当时「无敌勇士」向内斜跑。「少爷仔」因而未能全力施为。 「无敌勇士」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被查询时,莫雷拉表示,他获发两套策骑指示,须视乎「五门齐」是日自大外檔出闸的情况而定。他说,他获告知,假如坐骑出闸迅速,他应让坐骑占取前列位置,居于预期是赛将领放的「加州凯歌」外侧。相反,他获告知假如坐骑出闸不快,他应尽可能尝试占取中间有遮挡的位置。他说,坐骑出闸不快,因此他选择尝试占取中间位置,因为他认为于早段催策坐骑会消耗坐骑太多气力。他说,当「无敌勇士」受大力催策以占取前列位置时,他于跑过千一米处时收慢坐骑,希望占取「实力派」之后及「总理」之前的位置。他说,过了千一米处后,「实力派」被骑师收慢以占取「高明骏将」之后有遮挡的位置,而「总理」受催策以保持在该驹之后,坐骑因而于过了一千米处后在「实力派」的外侧走大外迭,没有遮挡。他续说,鉴于赛事步速快,他其后未能催策坐骑上前以尝试超越「无敌勇士」,因为坐骑落后该驹数个马位。他说,他也认为不应收慢坐骑,因为坐骑将须留居马群后列以占取「总理」之后有遮挡的位置。他说,鉴于坐骑沿途须在没有遮挡下走第四迭,他因而别无选择,只能让坐骑重拾平衡,以尝试让坐骑于末段尽其所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五门齐」,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实力派」,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五门齐」、「加州凯歌」及「总理」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1/2021  沙田  第6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2  

「当旺猴王」及「进优自在」出闸均仅属一般。 「福朵」自外檔出闸笨拙,其后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天天得乐」同样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 「嘜谁嘜谁」于起步时向外斜跑,阻碍「赛得意」。 「满贯摯友」于起步时向内斜跑,碰撞「新威煌」。 「功夫茶」于起步后不久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昂首。 「有鸿利」于接近九百米处转弯时走势笨拙,将头转侧,自「飞天剑」之后向外斜跑避开该驹。 同样于接近九百米处转弯时,「功夫茶」靠近「醉眼光」的后蹄竞跑。 接近六百五十米处时,「创福威」一度在「遨游之星」内侧受挤迫,当时「遨游之星」在「满贯摯友」内侧紧迫竞跑,而「满贯摯友」则向内斜跑,继而向外移出以纾缓挤迫。 进入直路时,「满贯摯友」于一度在「醉眼光」与「有鸿利」(波健士)之间受挤迫之际收慢,当时「醉眼光」稍微向内斜跑,而「有鸿利」则移至「飞天剑」外侧。小组谴责波健士,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须加倍小心。其后,「满贯摯友」堕退。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满贯摯友」,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趋近三百米处时,「功夫茶」被「天天得乐」碰撞,当时「天天得乐」在推进至「创福威」与「有鸿利」之间的窄位之际被「有鸿利」略为带向外跑。在此宗事件中,「天天得乐」及「功夫茶」均失去平衡。 过了三百米处后,「赛得意」在催策下将头转侧及向外斜跑。 「满贯摯友」沿途走外迭,没有遮挡。 赛后,楊明纶表示,「创福威」于阵上动作感觉欠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创福威」,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创福威」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遨游之星」,发现该驹患有「喘鸣症」,而该驹过往也有此毛病报告。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有鸿利」,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醉眼光」及「飞天剑」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1/2021  沙田  第7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一班  沙田  草地  C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109-088  

「电路三号」出闸缓慢。 自外檔出闸的「百步穿云」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居于「星运子爵」之后的「百步穿云」在收慢以取得遮挡时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 「星运子爵」于早段受催策,其后于过了千四米处后在一段途程上收慢以在「非凡才子」之后取得遮挡。 进入直路时,「劲搏」于尝试在「二郎」与「黄金甲」之间推进之际向外斜跑,碰撞「二郎」的后躯。其后,「劲搏」持续尝试在该两驹之间确立跑线,因而在窄位竞跑。过了四百米处后,「劲搏」于未能在「二郎」与「黄金甲」之间持续推进之际勒避及失地,当时「二郎」因被「劲搏」碰撞而失去平衡,从而向内斜跑,而「黄金甲」则在开始堕退时稍微向外斜跑避开「银驰」。小组认为「劲搏」尚未在「黄金甲」与「二郎」之间确立跑线,因而不采取进一步行动。 蔡明绍(「二郎」)解释,「二郎」在被牵进错误闸厢(第八檔)后十分烦躁不安,导致口衔铁从马口中脱离,他因而分了心。他说,因此他没有注意到坐骑被牵进错误闸厢。「二郎」被牵出闸厢,重新佩戴口衔铁,并被牵进正确闸厢(第六檔)。小组提醒蔡明绍及司闸员施百厉,他们双方均有责任确保马匹被牵进正确闸厢。 赛后,潘顿报告,他认为「幸运快车」未能应付是日赛事的一千六百米途程。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幸运快车」,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二郎」及「黄金甲」,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银驰」及「劲搏」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1/2021  沙田  第8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80-060  

「精彩非凡」在闸内烦躁不安,出闸缓慢。 「一铺纵横」于起步时向外斜跑,挨擦「表之功能」。 自外檔出闸的「龙船状元」、「惊喜」及「又龙串凤」均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跑过千五米处时,「又龙串凤」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向内斜跑,在「惊喜」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玛神满纷」于趋近九百米处时挨擦内栏,因而失去平衡。跟随其后的「精彩非凡」因而受妨碍。 跑过九百米处时,「表之功能」靠近「香音」的后蹄竞跑。 过了九百米处后,「飞轮钻皇」走外迭,没有遮挡。 趋近及跑过七百米处时,「表之功能」在「龙船状元」与「精彩非凡」之间紧迫竞跑,当时「精彩非凡」向外斜跑避开「玛神满纷」的后蹄。 跑过四百米处时,「包装风云」一度在「劲力十足」与「确认眼神」之间的窄位竞跑,当时「确认眼神」于转直路弯时外闪,继而稍微向内斜跑。 直路早段,「多多勇驹」内闪及不愿移至马群外侧以望空。 同样于直路早段,「精彩非凡」在催策下内闪。 直路早段,「又龙串凤」向外移出数迭以望空。「又龙串凤」其后于接近一百米处时将头转侧及向外斜跑,导致「惊喜」受妨碍。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惊喜」,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香音」、「确认眼神」及「劲力十足」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1/2021  沙田  第9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三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状况: 好地  (9.73)    评分: 080-060  

「骏天使」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出闸缓慢。 「张灯结彩」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骏皇星」。 「精彩生活」于跃出时向外斜跑,碰撞「绿登」。「绿登」其后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自外檔出闸的「北区威龙」及「悦跑得」均于起步后不久收慢以取得遮挡。 接近七百米处转弯时,「精彩生活」向内斜跑,挨擦「志力同心」的后躯。 跑过七百米处时,「骏天使」在推进至「张灯结彩」内侧之际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 接近六百米处时,「北区威龙」在「绿登」外侧紧迫竞跑,当时「绿登」将头转侧及外闪。 接近五百五十米处时,「协进神驹」推进至「精彩生活」的后蹄内侧紧迫竞跑。接近五百米处时,「精彩生活」稍微向内斜跑,导致「协进神驹」被带向内跑压向「张灯结彩」,当时「张灯结彩」一度在「骏天使」外侧受挤迫。 薛恩(「协进神驹」)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于接近五十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催策下向内斜跑,导致「激赏」于不必要地在「协进神驹」内侧受挤迫之际受阻碍。在此情况下,小组判罚薛恩由十二月十五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二月十九日星期日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 过了五十米处后,「骏皇星」与「志力同心」双双稍微斜跑,因而紧迫竞跑。 过了终点后,「骏皇星」及「志力同心」均在「新力宝」(周俊乐)内侧受挤迫。小组就此宗事件警告周俊乐,并告诫他无论是在竞赛时或赛事结束后,他均须尽全力阻止坐骑斜跑。 「精彩生活」沿途走外迭,没有遮挡。 潘明辉报告,「阳光霸驹」于赛后发出异常呼吸声。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阳光霸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新力宝」及「志力同心」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1/2021  沙田  第10场 赛事报告

28/11/2021  第二班  沙田  草地  C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95-076  

周俊乐(「乐满贯」)因起初过磅时没有携带马肚带,以致须将他的马鞍由配鞍处送回让他重新过磅,被罚款三千元。 「真妙星」及「多巴先生」均出闸缓慢。 「帝豪宝宝」出闸笨拙,向外斜跑,挨擦「风火战驹」。 自大外檔出闸的「翡翠精选」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帝豪宝宝」尽管于早段受催策,但未能加速。 过了一千米处后,「雪山飞狐」及「乐满贯」均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接近九百米处时,「糖糖幸运」开始抢口,在勒避「鸿运飞鹰」的后蹄之际昂首。 接近三百五十米处时,「糖糖幸运」在「手到回来」与「鸿运飞鹰」之间紧迫竞跑,当时「鸿运飞鹰」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趋近三百米处时,「超威星」向外斜跑,挨擦「风火战驹」。 同样于趋近三百米处时,「帝豪宝宝」将头转侧,向着外侧的「翡翠精选」的后蹄斜跑。跑过三百米处时,「帝豪宝宝」在「翡翠精选」与「真妙星」之间的窄位竞跑之际收慢,当时「真妙星」向外斜跑。接近一百五十米处时,「帝豪宝宝」移至「翡翠精选」的外侧,其后持续外闪,一度在「多巴先生」的后蹄内侧紧迫竞跑。 被查询时,周俊乐(「乐满贯」)表示,他获指示尽可能占取领放马之后有遮挡的位置。他说,坐骑自外檔出闸,赛前觉得较坐骑排檔有利的赛驹将会领放,因而希望他或能占取领放马之后有遮挡的位置。他说,他于跑过千三米处时收慢坐骑,将坐骑向内移入至「手到回来」之后,而该驹正受催策以占取前列位置,他开始将坐骑在马群之后切入,希望占取「疾风明驹」之后及「风火战驹」外侧有遮挡的位置。他说,当他将坐骑切入以占取「疾风明驹」之后的位置时,「翡翠精选」得以推进至「风火战驹」与坐骑之间,这导致坐骑未能如他所愿般占取「疾风明驹」之后的位置。他续说,尽管居于较预期为后的位置,但鉴于阵上形势,并考虑到当时马群的分布,他认为占取「疾风明驹」之后的位置将让坐骑居于阵上的最佳位置。他说,「翡翠精选」推进至「疾风明驹」之后,坐骑其后须在「雪山飞狐」之后走第四迭,有遮挡,但过了一千米处后,「疾风明驹」向内移入以占取第三迭的位置,坐骑因而须在没有遮挡下走大外迭。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包装太保」及「雪山飞狐」,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风火战驹」及「糖糖幸运」均须抽取样本檢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