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19/09/2021  沙田  第1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650米   状况: 好地  (9.79)    评分: 058-040  

「彪形遨汉」与「金期庄家」于起步时互相碰撞。「金期庄家」其后向外斜跑,碰撞「嘉才」。 跑过千一米处时,「喜气绵绵」抢口,靠近「旅英福星」的后蹄处于窘境。其后于趋近及跑过七百米处时,「喜气绵绵」在靠近「爱马剑」的后蹄竞跑之际开始抢口及昂首。 过了三百米处后,「玩具达人」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导致「金期庄家」受挤迫及被带向外跑压向「嘉才」,当时「嘉才」在「彪形遨汉」内侧紧迫竞跑。这导致「金期庄家」碰撞「嘉才」的后躯,以及令「金期庄家」受阻碍。跟随其后的「旅英福星」因而向内移入避开「金期庄家」的后蹄。 末段,「电玩时代」将头转侧及外闪。 被查询时,何泽尧表示,他获指示于早段积極催策「嘉才」占取前列位置。他说,他也获指示尽可能让自大外檔出闸的坐骑尝试领放,但倘若有另一驹有意领放,则他也可让坐骑跟随该驹。他说,坐骑出闸仅属一般,他于早段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催策坐骑以图带离内侧的马匹。他说,坐骑尽管受催策,但加速缓慢,首次跑过终点时须在没有遮挡下走第三迭。他说,他于转直路弯时让坐骑留居领先马匹外侧,以图在对面直路上上前超越「金期庄家」。他说,他认为当时赛事步速不快,坐骑应能做到这点。他说,接近千二米处转弯时,他留意到「金期庄家」在「嘉才」与「玩具达人」之间走势强劲,但鉴于赛事步速,他认为可让坐骑上前领放,因此他于过了千二米处后催策坐骑上前。他说,坐骑尽管受催策,但未能展现足以超越「金期庄家」的速度,因而沿途须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他又说,坐骑是赛负顶磅上阵,可能因而未能展现超越内侧马匹所必要的速度。 被查询时,巴度表示,趋近千二米处时,「彪形遨汉」在须收慢避开「影疾」的后蹄之际失去平衡。他说,当时赛事步速不快,他留意到「嘉才」正居领放马外侧没有遮挡的第三迭位置,故他认为最佳选择是尽可能让坐骑上前跟随「嘉才」,而非约束坐骑避开「影疾」的后蹄,遂选择让坐骑移至「影疾」外侧。他说,当坐骑推进时,「影疾」自「爱马剑」之后向外移出第三迭,导致坐骑被带出至第四迭,没有遮挡。他又说,由于坐骑已开始推进,他遂选择让坐骑继续上前超越「影疾」,而非在该驹之后约束坐骑,因此坐骑在余下途程上走外迭,没有遮挡。 被查询有关「喜气绵绵」的表现时,莫雷拉表示,他认为赛事形势是造成坐骑于末段冲刺乏力的原因。他说,首次跑过终点后转弯时,坐骑须收慢避开「旅英福星」的后蹄,当时「旅英福星」正在收慢。他说,这导致坐骑居于较他所愿为后的位置。他说,坐骑于中段不同时段多次抢口,并靠近他驹后蹄处于窘境。他又说,他于转直路弯时尝试让坐骑加速之际,坐骑须再次收慢避开前方马匹的后蹄,因而未能如他所愿般加速。他说,坐骑于接近三百米处时望空,而考虑到赛事形势,他认为坐骑其后的冲刺令人满意。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喜气绵绵」,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影疾」,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喜气绵绵」、「电玩时代」及「玩具达人」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9/09/2021  沙田  第2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0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1  

「龙东传承」于起步时急促向外斜跑,导致「马力佳」在「爪皇箭火」内侧受挤迫之际受阻,当时「爪皇箭火」被「马力佳」挨擦后向外斜跑。 「电路七号」于起步时向外斜跑,阻碍「虫草成名」。 起步后不久,「育成精彩」向外斜跑,妨碍「猎狐者威」。 「龙东传承」于起步后不久失去右前蹄的蹄铁。 跑过九百五十米处时,「虫草成名」在「电路七号」外侧紧迫竞跑,当时「电路七号」向外斜跑。 跑过七百米处时,「猎狐者威」在「连利福将」与「育成精彩」之间受挤迫之际勒避及失地,当时「育成精彩」被「虫草成名」带向外跑,而「虫草成名」相应被「爪皇箭火」带向外跑,「爪皇箭火」则在被「吉利大胜」超越时将头转侧及向外斜跑。由于小组认为「爪皇箭火」的骑师已尽力阻止坐骑向外斜跑,反而是「爪皇箭火」于此时走势稚嫩及外闪,因此不采取进一步行动。 跑过五百米处时,「虫草成名」在「马力佳」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当时「马力佳」在「八卦」外侧紧迫竞跑。 趋近三百米处时,「虫草成名」收慢及向内移入数迭以望空。 跑过二百米处时,「虫草成名」向外斜跑,挨擦「八卦」。 跑过一百米处时,「马力佳」在「吉利大胜」(蔡明绍)与「八卦」之间受紧迫之际收慢,当时「吉利大胜」在催策下向内斜跑,而「八卦」则稍微向外斜跑。小组告诫蔡明绍,尽管「八卦」斜跑造成此次挤迫,但无论如何,他在类似情况下必须确保尽全力阻止坐骑斜跑。 跑过五十米处时,「虫草成名」在催策下将头转侧及急促向外斜跑。 被查询有关「连利福将」令人失望的表现时,莫雷拉表示,坐骑于早段及中段在「电路七号」之后竞跑时走势畅顺。他说,坐骑于趋近四百米处时移至该驹内侧后得以望空,但于过了四百米处后受催策时毫无反应,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表现令人十分失望。他又说,他未能为坐骑令人失望的表现提供任何解释。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连利福将」,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连利福将」为是赛大热门,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连利福将」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马力佳」及「电路七号」,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连利福将」、「虫草成名」及「有主意」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9/09/2021  沙田  第3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五班  沙田  全天候    1650米   状况: 好地  (9.79)    评分: 040-026  

「超诚宝宝」于九月十八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超诚宝宝」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榮冠大道」于起步时向外斜跑,阻碍「幸运拼图」。 「劲叻仔」自外檔出闸后收慢,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失去左前蹄的蹄铁。 「榮冠大道」尽管于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力策,但未能加速。 首次跑过终点时,「骠骑飞」一度在「剑聂风」与「雷霆战驹」之间的窄位竞跑,当时「剑聂风」向外斜跑,而「雷霆战驹」则在「无極战士」内侧紧迫竞跑。 首次过了终点后转弯时,「无極战士」被「好友无敌」碰撞,当时「好友无敌」在「齐齐出击」内侧紧迫竞跑。居于「无極战士」内侧的「雷霆战驹」因而受妨碍。 接近一千四百五十米处时,「齐齐出击」靠近「幸运胜驹」(楊明纶)的后蹄处于窘境,当时「幸运胜驹」在尚未充分带离下向内移入。小组谴责楊明纶,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须确保已充分带离。 彭国年(「齐齐出击」)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于过了千四米处后,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无極战士」下向内移入,导致该驹被带向内跑横越「雷霆战驹」应有的跑线,「雷霆战驹」因而勒避并失去应有的跑线。在此情况下,小组判罚彭国年由十月六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月十一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 趋近及跑过千二米处时,跑来抢口的「红海之星」在「幸运胜驹」之后处于窘境。 接近七百五十米处时,「劲叻仔」在「骠骑飞」外侧紧迫竞跑,当时「骠骑飞」稍微向外斜跑。 「幸运拼图」沿途走外迭,没有遮挡。 赛后,潘顿表示,「雷霆战驹」于接近千四米处时受阻碍,其后走势令人满意,坐骑于直路弯前须受催策,末段冲刺仅属一般。他又说,他于是赛前曾策骑坐骑参加试闸,坐骑在该次试闸中表现良佳,但他觉得坐骑在是赛后或会有进步。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雷霆战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剑聂风」,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雷霆战驹」、「无極战士」及「榮冠大道」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9/09/2021  沙田  第4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0  

「玛神好运」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明月千山」。 「有鸿利」于跃出时向内斜跑,碰撞「当家信心」。 起步后不久,「日日靓」收慢以取得遮挡。 「快乐欢腾」自外檔出闸仅属一般,其后收慢以取得遮挡。 「安田之宝」自外檔出闸后同样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过千一米处时,跑来抢口的「天天得乐」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被「明月千山」挨擦及带出更外迭,当时「明月千山」稍微向外斜跑。这导致「天天得乐」向外斜跑及碰撞「合约精神」,而「合约精神」则在「当家信心」内侧受挤迫。挨擦「天天得乐」后,「明月千山」于过了千一米处后向外斜跑,导致持续抢口的「天天得乐」被进一步带向外跑压向「合约精神」,而「合约精神」被「天天得乐」碰撞后严重受阻。在「合约精神」被带向外跑时,居该驹外侧的「场长胜」因而受妨碍。 跑过七百米处时,「有鸿利」在「甜心宝驹」与「当家信心」之间受挤迫之际失去平衡,当时「甜心宝驹」稍微向内斜跑,而「当家信心」则将头转侧,转弯时走势笨拙。在此宗事件中,「有鸿利」碰撞「甜心宝驹」的后躯,「甜心宝驹」因而进一步向内斜跑,导致「有鸿利」进一步受挤迫及失地。 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时,「天天得乐」急促向外移出避开「当家信心」的后蹄,当时「当家信心」正在堕退。 「甜心宝驹」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并在直路上堕退,最终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甜心宝驹」的表现难以接受。「甜心宝驹」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甜心宝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赛后,班德礼表示,他获指示让「有鸿利」占取中间有遮挡的位置。他说,坐骑出闸迅速后,由于有多驹居于坐骑内侧,他觉得须约束坐骑始能占取指示提及的位置。他说,他其后让坐骑占取前列位置,以期能超越内侧马匹,但坐骑沿途须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当家信心」,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玛神好运」、「快乐欢腾」及「场长胜」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9/09/2021  沙田  第5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3  

「机械战士」出闸仅属一般。 「合伙年代」于跃出时向外斜跑,妨碍「超班福星」。其后,「合伙年代」及「超班福星」均收慢以取得遮挡。 「天天精彩」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逍遥驹」。 起步后不久,「皇龙司令」向内斜跑,挨擦「精彩有你」。 趋近一千米处时,「合伙年代」与「皇龙司令」紧迫竞跑。 过了一千米处后,「宝得住」走外迭,没有遮挡。 接近九百米处时,「超班福星」走外迭,没有遮挡。 跑过八百米处时,「天天精彩」在收慢避开「是必飞飞」的后蹄之际失去平衡。 跑过四百米处时,「逍遥驹」稍微向外斜跑。「天天精彩」在「逍遥驹」内侧及「是必飞飞」之后竞跑之际尝试与「逍遥驹」一起向外移出。「逍遥驹」在被骑师修正时稍微向内斜跑,碰撞「天天精彩」,因而在被碰撞后躯之际失去平衡,导致「天天精彩」受阻碍。 跑过二百米处时,「机械战士」向外斜跑,在「度身订做」的后躯内侧处于窘境。 趋近一百米处时,「精彩有你」在「度身订做」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当时「度身订做」在催策下稍微向外斜跑。 「天天精彩」于末段将头转侧及外闪。 被查询有关「逍遥驹」令人失望的表现时,蔡明绍表示,他于是赛前曾策骑坐骑参加一次全天候跑道试闸,并认为坐骑在该次试闸中表现仅属一般。他说,坐骑是赛于早段在毋须消耗气力下就能占取前列位置。他说,当居于坐骑外侧的「是必飞飞」展现前速以领放时,他于跑过一千米处时让该驹超越坐骑。他说,坐骑于转直路弯时受催策,起初维持不俗走势,但于末段堕退,他认为这是由于坐骑力竭所致。他又说,他认为坐骑在是赛后会有进步。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逍遥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皇龙司令」,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博爱友威」及「是必飞飞」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9/09/2021  沙田  第6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0  

抵达起步点后,「绿尚飞驰」接受兽医檢查,经过必要的诊视后,兽医认为该驹适宜出赛。 同样于抵达起步点后,霍宏声表示对「安锦」的动作有疑虑。兽医檢查「安锦」后,发现该驹左前腿不良于行,因而不适宜出赛。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安锦」退出此赛。「安锦」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扬帆顺风」出闸仅属一般,跃出时被向内斜跑的「电讯精英」碰撞。 「绿尚飞驰」、「欢乐洋洋」及「众欢笑」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过千一米处时,「乐天派」收慢避开「快马飞驰」的后蹄,而「快马飞驰」相应在向内移入的「有缘人」(巴度)内侧紧迫竞跑。其后跑了一段短途程后,「快马飞驰」一度在「有缘人」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当时「有缘人」再度向内移入。小组告诫巴度,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必须确保加倍小心。 跑过一千米处时,「威进驹」在「美丽精神」内侧受挤迫之际失去平衡,当时「美丽精神」在靠近「电讯精英」的后蹄处于窘境之际将头转侧及内闪。跟随「美丽精神」的「绿尚飞驰」因而受妨碍。 接近七百五十米处时,「电讯精英」开始抢口,勒避「乐天派」的后蹄。跟随「电讯精英」的「美丽精神」因而受阻及向外移出避开该驹的后蹄。 「欢乐洋洋」于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跑过三百米处时移至「扬帆顺风」外侧以望空。 趋近一百米处时,「快马飞驰」一度在「功夫茶」与「有缘人」之间紧迫竞跑。 过了一千米处后,「功夫茶」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被查询有关「美丽精神」令人失望的表现时,莫雷拉表示,他获指示于早段积極催策坐骑,赛前预料坐骑可占取领先马匹之后的位置。他说,根据策骑指示,他于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催策坐骑,但坐骑未能展现任何前速,而坐骑尽管受催策,但仍居于马群后列竞跑。他说,趋近及跑过千二米处时,他须持续催策坐骑,以图让坐骑占取尽量靠前的位置,但坐骑对催策毫无反应,因而居于远较赛前部署为后的位置。他又说,坐骑于中段的走势仅属一般,转直路弯时一度在「电讯精英」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继而在直路上对催策毫无反应,末段冲刺乏力,表现令人十分失望。他说,坐骑于阵上及赛后均无异样,因此他未能为坐骑令人失望的表现提供任何理由。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美丽精神」,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美丽精神」为是赛大热门,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美丽精神」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绿尚飞驰」、「快马飞驰」及「扬帆顺风」,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美丽精神」、「星梦帝国」及「乐天派」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9/09/2021  沙田  第7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79-061  

「加州十大」出闸缓慢,其后尽管于早段受催策,但未能加速。 「安颂」自大外檔出闸后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绿登」于起步后不久同样收慢以取得遮挡。 跑过千三米处时,「凌驾」向内移入避开「确认眼神」(楊明纶)的后蹄,当时「确认眼神」在尚未充分带离下转换跑线。小组谴责楊明纶,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必须确保已充分带离。 「嘜谁嘜谁」于转直路弯时将头转侧,走势十分笨拙。 跑过四百米处时,「凌驾」在「确认眼神」与「安承」之间无路可上,当时「安承」稍微向外斜跑,继而向内移回。由于小组认为「凌驾」尚未在「确认眼神」与「安承」之间明显确立跑线,因此不采取进一步行动。「凌驾」其后于尝试推进至并未完全出现的空位时持续在「确认眼神」与「安承」之间的窄位竞跑,因而于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时未能在双双略为斜跑的「安承」与「确认眼神」之间继续尝试推进之际收慢。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凌驾」,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趋近三百米处时,「符号」将头转侧及内闪,靠近「高瞻远瞩」的后蹄处于窘境。接近终点时,「符号」向外移出避开「嘜谁嘜谁」的后蹄,当时「嘜谁嘜谁」向外斜跑。赛后,何泽尧报告,「符号」于接近终点时持续内闪及十分难以策骑。 兽医报告,「加州十大」(见习骑师周俊乐)于赛后被发现身上有轻微程度的鞭痕。见习骑师周俊乐被罚款一万元。 「凌驾」、「安颂」及「安承」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9/09/2021  沙田  第8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78-061  

前往起步点途中,霍宏声于大约千四米处被「星运明爵」抛下,「星运明爵」其后在鞍上无人下跑至千八米分支直路。被牵回起步点后,「星运明爵」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无恙,因而适宜出赛。赛后,霍宏声报告,「星运明爵」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继而不愿展步,他遂在一段短途程上催策坐骑以察看坐骑会否交出反应,跑过九百米处时,他在坐骑未能交出反应之际收慢坐骑。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星运明爵」,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沿途居包尾位置的「星运明爵」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摘星光辉」出闸仅属一般,继而向着外侧「翡翠凤凰」的后蹄斜跑。 「宜春辉煌」出闸笨拙,其后不久被向内斜跑的「南庄之歌」碰撞。 「合伙雄心」及「大师级」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过千一米处时,「宜春辉煌」于收慢以在「运来福星」之后取得遮挡之际在该驹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接近九百五十米处时,「大师级」靠近「摘星光辉」的后蹄处于窘境。 「加州一宝」于接近九百米处首次转弯时走势笨拙,向外斜跑。 跑过六百米处时,「翡翠凤凰」靠近「神之水滴」的后蹄处于窘境。 「运来福星」于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接近三百米处时在移至「神之水滴」外侧试图望空之际碰撞「翡翠凤凰」。跑过五十米处时,由于「神之水滴」在催策下稍微向外斜跑,「运来福星」因而在该驹之后处于窘境。 跑过一百米处时,「运来福星」、「元朗之星」及「南庄之歌」均紧迫竞跑。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宜春辉煌」及「翡翠凤凰」,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神之水滴」、「南庄之歌」及「加州一宝」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9/09/2021  沙田  第9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79-061  

抵达起步点后,潘顿表示对「天生一对」的动作有疑虑。「天生一对」接受兽医檢查,被发现右前腿不良于行,因而不适宜出赛。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天生一对」退出此赛。「天生一对」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超级绿洲」与「骏益善」于起步时互相碰撞。 「大地欢笑」出闸笨拙,其后不久在收慢以取得遮挡时开始抢口,接近一千三百五十米处时在靠近「骏益善」的后蹄处于窘境之际失去平衡。 「精彩生活」同样出闸笨拙,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闪得快」。其后,「闪得快」收慢及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一铺纵横」及「喜莲心星」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过了一千米处后,「将耀」跑来抢口。 「精彩生活」沿途走势稚嫩,接近三百米处时在催策下将头转侧及急促向外斜跑,导致骑师须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骑。 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时,「骏益善」在「超级绿洲」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当时「超级绿洲」向外斜跑避开「疾风明驹」。 接近五十米处时,「超级绿洲」在「疾风明驹」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超级绿洲」及「闪得快」,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皇龙福将」及「胜贤」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9/09/2021  沙田  第10场 赛事报告

19/09/2021  第二班  沙田  草地  C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98-081  

「乐益善」于九月十七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腿肌腱受伤)着令退出。「乐益善」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一定美丽」出闸笨拙,因而失地。 「足金好球」及「喜莲慧星」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快益善」尽管于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催策,但未能加速。 跑过千三米处时,「常拼常勇」在「天驷」(潘明辉)内侧受挤迫,当时「天驷」尝试在领放马「胜利威龙」之后及「常拼常勇」之前向内斜跑。「天驷」于尝试在「胜利威龙」之后向内斜跑之际被骑师收慢,导致「胜利威龙」与「常拼常勇」之间的空位收窄。「天驷」在「常拼常勇」受挤迫之际向外移出,以纾缓对「常拼常勇」的紧迫。跟随「天驷」的「超级军团」因而在「天驷」之后处于窘境。小组告诫潘明辉,尽管「胜利威龙」在领放下被收慢,但无论如何,他尝试采取的策略会对「常拼常勇」构成一定程度的妨碍,因此小组严厉谴责他,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须确保加倍小心。 跑过千一米处时,「足金好球」收慢避开「热血斗士」的后蹄,当时「热血斗士」靠近「超级军团」的后蹄处于窘境,而「超级军团」则相应靠近「天驷」(潘明辉)的后蹄处于窘境,当时「天驷」收慢以在「星运子爵」之后取得遮挡。小组谴责潘明辉,并就他以导致其他马匹受阻的方式收慢坐骑而警告他。 跑过九百米处后,「勤德兼备」走外迭,没有遮挡。 跑过二百米处时,「足金好球」被「快益善」碰撞,当时「快益善」在「超级军团」之后处于窘境,继而移至该驹外侧以望空。 被查询时,田泰安(「胜利威龙」)表示,坐骑全程沿栏领放,继而于转直路弯时走势畅顺,并无斜跑。他说,然而他于直路早段催策坐骑后,尽管他尝试让坐骑继续靠近内栏竞跑,但坐骑开始外闪移离内栏。他说,过了三百米处后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他将坐骑的头部向内转,以防止坐骑向外斜跑,但他未能阻止坐骑斜跑。他说,鉴于坐骑的走势,他未能全力催策坐骑,因为坐骑在余下途程上在催策下持续外闪。他说,由于坐骑外闪,「常拼常勇」得以于过了三百米处后推进至坐骑内侧。观看过赛事影片后,小组接纳田泰安的解释。 被查询时,潘顿表示,他认为「足金好球」是赛的实际表现不若表面看来般令人失望。他说,赛事中段的形势不适合坐骑发挥,导致坐骑于一段途程上在「热血斗士」之后处于窘境。他说,坐骑因而未能在阵上稳定走势。他又说,当赛事步速于转直路弯时及在直路早段加快之际,坐骑停滞不前,但他认为在此形势下,坐骑于赛事较后阶段的冲刺令人满意。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足金好球」,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星运子爵」及「喜莲慧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常拼常勇」及「胜利威龙」均须抽取样本檢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