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8/10/2020  跑马地  第1场 赛事报告

28/10/2020  第五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0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40-013  

「喜奔腾」与「晨曦宝马」于起步时互相碰撞。「晨曦宝马」继而向外斜跑,导致「金刚秀」在「奇妙仙子」内侧受挤迫之际失地,当时「奇妙仙子」向内斜跑。 「清福」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乐飞胜」。 「千里骏驹」及「龙城猛将」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豹子胆」与「喜奔腾」互相触碰。 过了八百米处后在一段途程上,「灵光八号」在收慢以取得遮挡时十分难以稳定走势。「灵光八号」向内移入至「奇妙仙子」之后,继而在持续抢口之际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 转直路弯时,「千里骏驹」在「晨曦宝马」之后受困而未能望空。 接近二百五十米处时,「晨曦宝马」在「喜奔腾」后蹄内侧的窄位竞跑,当时「喜奔腾」向内斜跑。「晨曦宝马」其后在一段途程上持续在「喜奔腾」内侧紧迫竞跑。 「中华精神」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晨曦宝马」,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喜奔腾」,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喜奔腾」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豹子胆」及「劲飞圣」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0/2020  跑马地  第2场 赛事报告

28/10/2020  第五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8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38-021  

「成功星驹」于十月二十六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右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神马飞扬」补上。「成功星驹」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皮具之星」入闸后急促以后足竖立,一度坐下,导致史卓丰被抛下。「皮具之星」被牵出闸厢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适宜出赛。「皮具之星」必须经闸厢测试及格后,才可再次出赛。首席医疗主任替史卓丰檢查,认为他适宜策骑出赛。赛后,首席医疗主任再次替史卓丰檢查,认为他适宜履行余下赛事的策骑聘约。 「叫关盈富」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出闸笨拙,继而被「马骄雄」碰撞,因而失去平衡,当时「马骄雄」向内斜跑。跑了一段短途程后,「叫关盈富」及「马骄雄」均在双双斜跑的「环保时代」与「神马飞扬」之间受挤迫时失地。 自外檔出闸的「总统之星」及「醉开心」均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趋近千三米处时,「皮具之星」在「环保时代」与「上浦福满」之间受挤迫,而「上浦福满」被「皮具之星」碰撞后躯,继而向外斜跑。 跑过六百米处时,「上浦福满」挨擦内栏。 接近五百五十米处时,「环保时代」在「超霸无敌」之后处于窘境,当时「超霸无敌」正受催策。「环保时代」持续在「超霸无敌」之后处于窘境,跑过四百五十米处时在「皮具之星」与「超霸无敌」之间推进之际与「皮具之星」紧迫竞跑。 「马骄雄」于转直路弯时颇为难以望空。 「超霸无敌」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被查询有关「皮具之星」令人失望的表现时,史卓丰表示,坐骑在闸厢内的行为与牠的表现完全无关。他说,坐骑是晚首次在跑马地竞逐,似乎不喜欢在马匹之间竞跑,并于跑过千三米处时不愿保持在马匹之间的位置。他说,坐骑其后走势并不强劲,他认为沙田赛事较适合坐骑发挥,因为坐骑处于竞赛生涯较早阶段,沙田马场的赛事步速及竞赛模式均较为适合。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皮具之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马骄雄」及「环保时代」,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志聪明」及「神马飞扬」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0/2020  跑马地  第3场 赛事报告

28/10/2020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60-041  

「智弗拍檔」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因而出闸缓慢。 「银时」于起步时向外斜跑,妨碍「信心满满」。 起步后不久,「尖辣椒」被「战斗英雄」碰撞,当时「战斗英雄」在与「牛精大哥」互相触碰后向内斜跑。 「生生发发」、「红鞋儿」及「首饰传奇」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接近一千一百五十米处时,「牛精大哥」与「惜多福」紧迫竞跑。 「惜多福」于早段受催策以占取前列位置,跑过一千米处时走大外迭,其后在一段途程上须受催策,接近七百米处时占取领放马外侧位置,「尖辣椒」于此阶段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接近八百五十米处时,「银时」与「战斗英雄」互相碰撞。 过了六百米处后转弯时,「吉利大胜」在「尖辣椒」与「赢多多」之间紧迫竞跑,而「赢多多」在转直路弯时走势笨拙。 趋近四百五十米处时,「生生发发」收慢避开「吉利大胜」的后蹄,当时「吉利大胜」在「战斗英雄」之后处于窘境。 「首饰传奇」于直路早段向外移出数迭以望空。 接近二百五十米处时,「银时」在「牛精大哥」与「惜多福」之间无路可上。「银时」继而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趋近一百五十米处。 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时,「赢多多」在双双斜跑的「战斗英雄」与「惜多福」之间的窄位竞跑。「赢多多」与「战斗英雄」于紧迫竞跑时互相触碰,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 赛后,见习骑师周俊乐(「牛精大哥」)表示,他认为坐骑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是由于他于早段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须消耗坐骑气力以带离内侧的马匹。他说,他须持续催策坐骑以带离「战斗英雄」及「银时」,直至趋近七百米处时才能带离该两驹。他说,其后他尝试让坐骑在领放下放鬆来跑,但坐骑于二百米处前须受力策,于赛事较后阶段堕退。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牛精大哥」,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银时」,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吉利大胜」、「赢多多」及「战斗英雄」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0/2020  跑马地  第4场 赛事报告

28/10/2020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60-041  

「银亮之星」出闸仅属一般。 「太白山」于跃出时昂首,出闸笨拙。 「天衣无缝」于起步时向外斜跑,妨碍「清新动力」。 「赤水神驹」与「腾龙超影」于起步时互相碰撞。 起步后不久,「天衣无缝」与「得益良多」互相挨擦。 自大外檔出闸的「利之赢」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过了七百米处后,「得益良多」在「腾龙超影」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 同样于过了七百米处后,「清新动力」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接近六百米处转弯时被「得益良多」碰撞,当时「得益良多」向外斜跑避开「腾龙超影」的后蹄。 是晚初出的「太白山」于中段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昂首,走势欠顺。 黄皓楠(「利之赢」)于接近二百五十米处时改用右手握鞭,趋近二百米处时当坐骑在「劲潇洒」外侧紧迫竞跑之际用鞭一度受到限制。 接近终点时,「欢乐好友」在「得益良多」内侧紧迫竞跑,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终点。 被查询时,薛恩(「快乐欢腾」)表示,他起初获指示在坐骑自外檔出闸后留后竞跑,但若坐骑出闸迅速,则他占取前列位置也可接受,因为坐骑在备战是晚赛事的试闸中在带头竞跑下表现良佳。他说,坐骑过往也曾在一些赛事中居前竞跑。他说,坐骑出闸仅属一般,但他很快认为他将须消耗坐骑很多气力,方能在不用走外迭下占取前列位置,因此他选择收慢坐骑,并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他说,趋近五百米处时,他自「天衣无缝」之后向外移出以跟随「劲潇洒」。跑过五百米处时,他注意到「利之赢」正绕过「快乐欢腾」上前,但由于他相信「劲潇洒」将带领坐骑上前,而坐骑是晚属今季初出且负一百二十七磅上阵,因此为了避免走外迭,他选择不将坐骑移至「劲潇洒」外侧,并于直路早段尝试在该驹内侧取位。他续说,他起初曾考虑尝试在「劲潇洒」与「清新动力」之间推进,但由于「得益良多」于进入直路时将「清新动力」带向外跑以望空,他遂选择将坐骑移至「劲潇洒」及「利之赢」外侧,并于趋近二百米处时得以望空。 赛后,兽医应练马师罗富全的要求替「劲潇洒」进行内窥镜檢查。兽医说,是项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劲潇洒」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赤水神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大醇威」、「腾龙超影」及「得益良多」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0/2020  跑马地  第5场 赛事报告

28/10/2020  第三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65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80-062  

「肥仔威威」、「勇敢皇者」及「天外天」均出闸缓慢。 「心中有您」自外檔出闸后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趋近九百米处时,「心中有您」与「天外天」互相碰撞。 趋近二百米处时,「飞天剑」在「青蛙王子」之后及「西利哥」内侧受困而未能望空。 跑过二百米处时,「飞天剑」(潘顿)推进至「西利哥」与「青蛙王子」之间十分狭窄的位置时与「西利哥」紧迫竞跑。「西利哥」于接近一百五十米处时在「飞天剑」与「狂舞派」之间受挤迫之际收慢,当时「狂舞派」稍微向内斜跑。在此宗事件中,「狂舞派」被「西利哥」碰撞后躯时失去平衡。小组告诫潘顿,在类似情况下推进至窄位时必须加倍小心。 被查询时,莫雷拉表示,他于早段开始将「凌驾」在马群之后切入,首先居于「西利哥」之后,继而居于「飞天剑」之后以在第二迭取得遮挡。他说,鉴于赛事早段的形势,他未能充分收慢坐骑以向内移入至「飞天剑」之后,让「红粉彩影」有机会受催策以占取坐骑内侧的第二迭位置。这导致坐骑于趋近千三米处时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他说,他于过了千二米处后尝试占取「帝豪宝宝」之后的位置,但「飞天剑」保持在他内侧,导致坐骑持续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他说,他曾考虑于过了一千米处后让坐骑展步上前,但他注意到「帝豪宝宝」在坐骑之前的第二迭位置跑来抢口,他觉得倘若他于此时让坐骑上前,「帝豪宝宝」或会与坐骑一起推进,这将导致他须催策坐骑,但同时仍须在没遮挡下走外迭。他续说,由于坐骑是晚首次在跑马地上阵,他选择继续走第三迭,但让坐骑畅顺地竞跑,以便牠于末段能竭尽所能冲刺。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美丽甜心」,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肥仔威威」、「红粉彩影」及「狂舞派」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0/2020  跑马地  第6场 赛事报告

28/10/2020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65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59-042  

「快活一番」于离开亮相圈前烦躁不安,后仰翻转并重重摔倒,导致何泽尧被抛下。「快活一番」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不适宜出赛。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快活一番」退出。「快活一番」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首席医疗主任随后替何泽尧檢查,认为他适宜履行余下赛事的策骑聘约。 「成才」于起步时向外斜跑,导致「机缘巧侠」及「醉醒神」均在「马尔代夫」的内侧受挤迫。「马尔代夫」其后收慢以取得遮挡。 「一见倾心」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首次跑过终点时向内斜跑,碰撞「机缘巧侠」,过了千一米处后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皇帝赛」尽管于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力策,但未能加速。赛后,田泰安表示,「皇帝赛」全程走势欠佳。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皇帝赛」,发现该驹患有「喘鸣症」,而该驹过往亦有此毛病报告。 过了千二米处后,跑来抢口的「成才」在「爱逍遥」之后处于窘境之际昂首。「成才」其后持续抢口,接近一千米处时在靠近「爱逍遥」的后蹄竞跑之际再度昂首。 过了一千米处后,「机缘巧侠」向外斜跑避开「皇帝赛」的后蹄,导致「醉醒神」被带出较外迭,没有遮挡。 被查询有关「鹊桥飞渡」于过了千三米处后的骑法时,波健士解释,他获指示让坐骑占取前列位置。他获练马师告知,倘若有他驹的骑师有意领放,则不要争夺领先,在此情况下占取该驹之后的位置也可接受。他说,他于早段催策坐骑,过了千六米处后得以取得领先。首次跑过终点时,他保持位置,预期坐骑将可单骑领放。他说,趋近千三米处时,「帝豪大师」受催策以带离内侧的马匹,由于他预期该驹将继续上前至领先位置,他遂选择让该驹超越坐骑,并让坐骑占取该驹之后的位置。波健士表示,虽然此时赛事的步速仅属一般,但他担心倘若他让坐骑保持在「帝豪大师」内侧的位置,坐骑或会与该驹争夺领先,而这将违背策骑指示,他因而决定于跑过千二米处时让该驹超越坐骑。「鹊桥飞渡」的练马师苏伟贤确认,自该驹转至他的马房后,他发出的策骑指示一直保持一致,即尽可能带头竞跑,但他同时确认,他告诉波健士可跟随领放马竞跑,毋须力策坐骑以取得领先或保持领先位置。他说,鉴于赛事早段的步速,他认为波健士于接近千二米处时让「帝豪大师」超越「鹊桥飞渡」是错误的做法。他说,考虑到「鹊桥飞渡」上仗胜出时缔造的段速,他认为波健士毋须消耗「鹊桥飞渡」很多气力,已可保持在「帝豪大师」内侧的位置。小组就波健士于过了千三米处后对「鹊桥飞渡」的骑法严厉谴责他,并告诫他,考虑到赛事相关时间的步速,小组认为他未有保持在「帝豪大师」内侧的位置是错误的做法。小组告诫波健士,虽然他可选择跟随领放马竞跑而毋须争夺领先,但这并非在赛事相关阶段应该采取的跑法,他必须确保在策骑坐骑时运用足够的判断力,给予坐骑十足机会争取最佳名次。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鹊桥飞渡」,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赛后,蔡明绍未能就「加州明隽」令人失望的表现提供任何解释。他说,坐骑毋须催策已能占取前列位置,但于中段沿途走势令人满意后,跑过四百米处时须受催策,其后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加州明隽」,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帝豪大师」、「机缘巧侠」及「蓝海策略」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0/2020  跑马地  第7场 赛事报告

28/10/2020  第三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78-062  

「佳尊三」出闸十分笨拙,因而失地。 「开心财星」出闸笨拙。 「伟大胜利」出闸仅属一般,其后不久在「令才」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自外檔出闸的「伟大胜利」其后在马群之后切入。 「令才」及「英明勇将」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大雷暴」被「心中有马」碰撞后躯后失去平衡。 趋近八百米处时,「大雷暴」在收慢以在「风雨驹」之后取得遮挡之际昂首及抢口。 过了七百米处后,「达心星」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趋近五百米处时,「伟大胜利」靠近「心中有马」的后蹄处于窘境。「伟大胜利」其后持续在「心中有马」之后处于窘境,跑过四百米处时推进至该驹与「英明勇将」之间的窄位。 接近四百五十米处时,「孖宝」向内斜跑避开「大雷暴」,因而与「南庄加好」互相触碰。 接近二百五十米处时,「大雷暴」被「达心星」(莫雷拉)碰撞,当时「达心星」向内斜跑。小组警告莫雷拉,不要让坐骑斜跑及不必要地与其他马匹互相触碰。「大雷暴」与「达心星」其后在一段短途程上紧迫竞跑。 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时,「南庄加好」在「孖宝」内侧紧迫竞跑,当时「孖宝」推进至「风雨驹」内侧的窄位。 过了二百米处后,「南庄加好」内闪,不愿移至「嘭嘭声」外侧以望空。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风雨驹」,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风雨驹」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达心星」及「大雷暴」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0/2020  跑马地  第8场 赛事报告

28/10/2020  第三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80-062  

「有毅君子」出闸仅属一般。 起步后不久,「疾风劲草」在「人和家盛」与「电讯琪峯」之间紧迫竞跑,当时「电讯琪峯」向内斜跑。 「天地人」于起步时向内斜跑,妨碍「顺意宝」。 「大师级」自外檔出闸后收慢以取得遮挡,其后不久被「金鹰翱翔」碰撞,当时「金鹰翱翔」向内斜跑。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健康美丽」在「顺意宝」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当时「顺意宝」向内斜跑。 跑过千一米处时,「天地人」在「顺意宝」与「喜胜驹」之间受挤迫,当时「喜胜驹」因被「鼓浪顺风」(彭国年)碰撞而失去平衡,继而向内斜跑,而「鼓浪顺风」则将头转侧及内闪。小组告诫彭国年,虽然小组接纳「鼓浪顺风」于此阶段内闪并颇为难以策骑,但无论如何,他必须确保尽全力阻止坐骑斜跑及与其他马匹互相触碰。当「天地人」受挤迫时,「顺意宝」被「天地人」碰撞后躯,因而失去平衡及向内斜跑,导致「电讯琪峯」须收慢。 过了九百米处后,「天地人」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趋近八百米处时,「弛曜风」在「电讯琪峯」之后处于窘境。 「鼓浪顺风」于直路上在催策下内闪。「弛曜风」于末段在「鼓浪顺风」内侧紧迫竞跑,当时「鼓浪顺风」持续内闪。 考虑到第四名马匹「疾风劲草」与第五名马匹「电讯琪峯」(郭能)之间的马颈位距离,小组告诫郭能,尽管小组认为他于末段策骑「电讯琪峯」的方法并不影响该驹的最终名次,但无论如何仍提醒他,只要情况许可,他有责任至少手足并用力策坐骑至终点。 小组将于十一月一日星期日沙田赛事开跑前召见「弛曜风」的骑师潘顿,查询有关该驹令人失望的表现。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弛曜风」,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喜胜驹」,内窥镜檢查发现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同时发现该驹右前腿不良于行。「喜胜驹」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喜胜驹」、「金鹰翱翔」及「顺意宝」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8/10/2020  跑马地  第9场 赛事报告

28/10/2020  第二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8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98-081  

「包装永旺」出闸仅属一般,继而收慢避开「杰彩缤纷」的后蹄,当时「杰彩缤纷」向内斜跑。 「必妙星」于起步时向内斜跑,碰撞「确妙星」。 「辉煌星」及「家乐飞驹」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趋近千六米处时,「精神威」收慢避开「又系熊」(波健士)的后蹄,当时「又系熊」在尚未充分带离下向内移入。小组谴责波健士。 首次趋近终点时,「天池怪侠」与「安采」紧迫竞跑。 首次跑过终点时,「天池怪侠」收慢避开「翠龙」(郭能)的后蹄,当时「翠龙」在尚未充分带离下向内移入。小组谴责郭能,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必须确保已充分带离后才可转换跑线。 「必妙星」于早段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过了千三米处后获许上前,接近一千米处时居于领放马外侧。 跑过九百米处时,「安采」在「翠龙」内侧紧迫竞跑,当时「翠龙」上前至「确妙星」的后蹄内侧紧迫竞跑。 过了二百米处后,「又系熊」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跑过一百米处时,正在堕退的「精神威」一度向外斜跑避开「辉煌星」的后蹄,当时「辉煌星」在催策下外闪。 过了一百米处后,「杰彩缤纷」被「家乐飞驹」阻碍,当时「家乐飞驹」在冲刺之际移至「天池怪侠」外侧以望空。 赛后,潘顿报告,「精神威」大力抢口,不肯放鬆来跑。他说,由于「精神威」未能稳定走势,因而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精神威」,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被查询时,梁家俊表示,他获指示尽可能将「确妙星」置于第五或第六位竞跑。他说,赛前预期「精神威」会占取领先马匹之后的位置,并希望坐骑能够居于该驹之后。他说,他于早段积極催策坐骑占取前列位置,其后于趋近千六米处时将坐骑向内移入至「精神威」外侧,而由于已有数驹占据了「精神威」之后的位置,令他别无选择,只能让坐骑于首次趋近终点时展步上前超越「精神威」以避免多走脚程。他说,在首次跑过终点时将坐骑向内移入至领放马外侧后,坐骑未能稳定走势,大力抢口。他说,尽管他已作出努力,但他未能令坐骑像上仗居于较后位置竞跑时般放鬆来跑,而由于坐骑于早段及中段的走势,坐骑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确妙星」,发现该驹右前腿不良于行。「确妙星」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小组将于十一月一日星期日沙田赛事开跑前向「确妙星」的练马师沈集成查询该驹的竞跑策略。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安采」,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时时有余」及「又系熊」均须抽取样本檢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