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16/10/2019  跑马地  第1场 赛事报告

16/10/2019  第五班  跑马地  草地  C  18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40-000  

抵达起步点后,「龙腾马跃」被发现失去右前蹄的蹄铁。「龙腾马跃」重新装上该蹄铁,并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适宜出赛。 「金童」出闸缓慢。 「醒目快驹」自大外檔出闸后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趋近一千米处时,「财帅」向外斜跑,在「上旺财上」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在「财帅」外侧竞跑的「骏协精英」因而受妨碍。 跑过九百米处时,「财帅」自己向内斜跑,挨擦内栏。 过了七百米处后,「竞骏飞鹰」尝试移至「龙腾马跃」外侧,因而与「绿骏精英」紧迫竞跑。 跑过六百米处时,「龙腾马跃」一度在「不忘初心」内侧的窄位竞跑,当时「不忘初心」将头转侧及内闪。「不忘初心」被「龙腾马跃」碰撞后躯,其后失去平衡。 进入直路时,「赏心星」向内移入避开「上旺财上」的后蹄。 「龙腾马跃」于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时颇为难以望空。 跑过二百米处时,「赏心星」向外移出避开「威震天」的后蹄以继续推进。 「骏协精英」于直路上在催策下内闪。 赛后,「威震天」被发现左后蹄的蹄铁在竞赛期间移位。 被查询有关「财帅」令人失望的表现时,希威森表示,尽管坐骑上仗由他策骑时倾向内闪,但是晚在跑马地角逐时情况更甚。他说,坐骑不愿离栏竞跑,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财帅」,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威震天」,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但由于该驹烦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进行内窥镜檢查。 「赏心星」、「骏协精英」及「醒目快驹」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6/10/2019  跑马地  第2场 赛事报告

16/10/2019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  10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60-040  

开闸时,「自由喜」烦躁不安并冲撞闸厢前门,导致该闸门较其余闸门开得稍早。由于小组认为「自由喜」并未因该闸门于其他闸门开启前被略为撞开而获得优势,因此并无采取进一步行动。 「飞帅」于跃出时在「电子传承」与「孖宝」之间受挤迫之际勒避,当时「孖宝」向内斜跑。在此宗事件中,「孖宝」碰撞「飞帅」,因而失去平衡。 「盛唐文心」于跃出时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昂首。 「八进」与「开心好友」于起步时互相碰撞。其后,「八进」收慢以取得遮挡。 起步后跑了一段短途程后,「深爱」于早段在催策下向外斜跑,与「哈虾王旺」互相触碰。 过了九百米处后在一段途程上,「盛唐文心」于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跑来抢口。其后,「盛唐文心」于过了六百米处后转弯时被「孖宝」碰撞并向外斜跑,导致「八进」受阻碍及被带出更外迭。 跑过三百米处时,「孖宝」向外移出避开「开心好友」的后蹄以望空。 自过了二百五十米处起至趋近终点,「哈虾王旺」受困而未能望空,因而未能全力施为。 趋近一百米处时,「奇妙日」在「孖宝」的外侧紧迫竞跑。 「深爱」于跑过一百米处时难以望空,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终点。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自由喜」,发现该驹右前腿不良于行。「自由喜」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阿凡达」,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但由于该驹烦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进行内窥镜檢查。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哈虾王旺」,发现该驹患有「喘鸣症」,而该驹过往亦有此毛病报告。 「自由喜」、「万众之力」及「孖宝」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6/10/2019  跑马地  第3场 赛事报告

16/10/2019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  165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60-040  

「可爱宝」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因而出闸缓慢。 「奇真」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马骄雄」。 「鹊桥飞渡」于起步时向内斜跑,碰撞「钻饰神圣」,「钻饰神圣」因而失去平衡,向内斜跑,碰撞「其利断金」的后躯,「其利断金」亦因而失去平衡。 「捉金皇」及「快闪的」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钻石达人」尽管于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力策,但未能加速,过了一千米处后在外迭竞跑,没有遮挡。 首次跑过终点时,「马骄雄」一度在「其利断金」内侧紧迫竞跑,当时「其利断金」向内斜跑,继而向外移出以纾缓对「马骄雄」的紧迫。当「其利断金」向外移出时,在其外侧竞跑的「鹊桥飞渡」被带出更外迭。其后,「马骄雄」于收慢以在「其利断金」之后取得遮挡时抢口。 趋近千一米处时,「活力宝驹」在「马骄雄」之后处于窘境。跟随其后的「捉金皇」因而收慢及向外斜跑避开「活力宝驹」的后蹄。跟随「捉金皇」的「快闪的」亦受妨碍。 「鹊桥飞渡」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直至趋近一千米处,当时该驹获许上前居领放马外侧。 趋近一千米处时,「其利断金」在「鹊桥飞渡」后蹄内侧的窄位竞跑,当时「鹊桥飞渡」内闪。 接近六百五十米处时,「快闪的」在被「活力宝驹」带出更外迭时受妨碍,当时「活力宝驹」移至「马骄雄」外侧以开始推进。过了六百米处后转弯时,「快闪的」在被「活力宝驹」碰撞之际进一步受妨碍,当时「活力宝驹」在「马骄雄」外侧紧迫竞跑,而「马骄雄」则向外斜跑。 跑过五百米处时,「福善」及「活力宝驹」双双尝试推进至「钻饰神圣」与「马骄雄」之间的窄位,因而均紧迫竞跑。 接近四百五十米处时,「捉金皇」在被「钻石达人」碰撞之际失去平衡,当时「钻石达人」向外斜跑。 跑过四百米处时,「奇真」在「鹊桥飞渡」内侧紧迫竞跑,当时「鹊桥飞渡」将头转侧及向着「埼丰」的后蹄内闪。 进入直路时,「马骄雄」向外移出避开「活力宝驹」(莫雷拉)的后蹄,当时「活力宝驹」移至「其利断金」外侧以望空。小组告诫莫雷拉,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须加倍小心。 赛后,巫显东未能就「埼丰」令人失望的表现提供任何真正解释。他说,尽管是赛形势与上仗不同,但他认为坐骑或未能自十日前一役恢复过来。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埼丰」,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鹊桥飞渡」,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活力宝驹」、「钻饰神圣」及「奇真」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6/10/2019  跑马地  第4场 赛事报告

16/10/2019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  18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60-040  

「神州福星」出闸笨拙,向外斜跑,妨碍「开心日子」。 「梦幻战士」于跃出时在「神速宝」与「蒜头爷爷」之间受挤迫,当时「神速宝」向外斜跑,而「蒜头爷爷」则在出闸笨拙后向内斜跑。「蒜头爷爷」其后跑了一段短途程后在「梦幻战士」与「牛精辉煌」之间受挤迫,当时「梦幻战士」持续在「神速宝」的外侧紧迫竞跑,而「牛精辉煌」则向内斜跑。其后,「牛精辉煌」收慢及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梦幻战士」于首次跑过终点后向内移入至领放马「剑聂风」的外侧,其后于趋近及跑过千二米处时开始抢口,因而于接近一千米处时获许推进至「剑聂风」之前以单骑领放。 「牛精辉煌」于九百米处向外移出以开始推进,其后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史卓丰(「牛精辉煌」)被裁定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于跑过三百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剑聂风」时向内斜跑,导致该驹须向内移入,因而向内斜跑及压向「神州福星」。「剑聂风」向内移入及与「神州福星」互相触碰,因而严重失去平衡并进一步向内斜跑,导致「神州福星」在受阻碍的「梦幻战士」外侧严重受挤迫。小组判罚史卓丰由十一月六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一月十日星期日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在衡量罚则时,小组考虑了史卓丰的良好策骑纪录。 被查询有关「自然君子」令人失望的表现时,潘顿表示,他于早段须耗用坐骑不少气力,以按照策骑指示将坐骑置于前列。他说,直至首次趋近终点时,他才能收慢坐骑,以图取得「梦幻战士」之后有遮挡的位置。他说,由于「梦幻战士」占取「剑聂风」外侧的位置,而「盛势」保持居坐骑内侧,坐骑因而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至接近一千米处,当时坐骑得以向内移入至「剑聂风」外侧。他说,坐骑全程走势欠顺,他须于八百米处前催策坐骑以保持位置。他说,他于过了八百米处后以马鞭拍打坐骑肩部,皆因坐骑难以保持位置。他续说,他于趋近及跑过七百米处时持续催策坐骑,但坐骑对他的催策毫无反应,未能推进。他说,过了六百米处后,他须大力催策坐骑,但坐骑于过了五百米处后开始堕退,接近四百五十米处时动作失去平衡。鉴于坐骑全程走势欠顺并堕退,他担心坐骑或有不妥,遂于直路上收慢。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自然君子」,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是赛热门「自然君子」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其表现难以接受。「自然君子」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小组将于十月二十日星期日沙田赛事开跑之前,就「自然君子」的表现查询其练马师方嘉柏。 被查询有关「力王」的表现时,李宝利表示,坐骑于早段及中段的走势令人满意,然而在他尝试于五百米处前跟随「牛精辉煌」上前时,坐骑未能与该驹一同加速,并须受催策。他说,虽然坐骑于转直路弯时及直路早段受催策,但未能推进,并落后于「牛精辉煌」。他续说,坐骑其后未能以劲势冲刺,表现令人失望。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力王」,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梦幻战士」,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自然君子」、「王者再现」及「牛精辉煌」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0/10/2019 十月十六日跑马地赛事-第四场(100)>小组是日向「自然君子」的练马师方嘉柏查询该驹表现令人失望的原因。方嘉柏解释,「自然君子」赛前操练表现良佳,他预期该驹会交出相应的表现。他说,尽管他没有发出任何明确的策骑指示,但预期季内第三次上阵的「自然君子」会居于前列竞跑,但希望牠能取得遮挡。他说,「自然君子」的骑师潘顿于早段须消耗该驹较预期更多的气力才能占取前列位置,但他预期该驹于末段能交出较实际为佳的冲刺。他续说,「自然君子」赛后收停时状况良好,他因而未能就该驹的表现提供任何解释。正如竞赛事件报告所述,「自然君子」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16/10/2019  跑马地  第5场 赛事报告

16/10/2019  第三班  跑马地  草地  C  18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80-060  

「非常坚」于十月十四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血液异常)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关键时机」补上。「非常坚」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皇龙司令」出闸笨拙,向外斜跑,碰撞「好计」。其后,「皇龙司令」及「好计」均收慢以取得遮挡。 「关键时机」自大外檔出闸后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 见习骑师陈嘉熙(「鸿图巨星」)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在接近千六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榮冠大道」时向内斜跑,导致该驹受挤迫及勒避「鸿图巨星」的后蹄,向内斜跑及挤压「金如意」,「金如意」因而失去应有的跑线。小组判罚见习骑师陈嘉熙由十月二十三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月二十八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 跑过千五米处时,「黄山」与「金如意」互相碰撞。 首次跑过终点时,「榮冠大道」在收慢避开「马主星辉」的后蹄之际昂首,当时「马主星辉」在「事胜意」(杜美尔)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而「事胜意」则在尚未充分带离时向内移入。小组告诫杜美尔,在类似情况下转换跑线时须加倍小心。 过了六百米处后转弯时,「鸿图巨星」在「马主星辉」内侧紧迫竞跑,当时「马主星辉」推进至「马索尔」内侧的窄位,继而在该驹内侧紧迫竞跑。分别跟随「鸿图巨星」及「马主星辉」的「镶白旗」及「扎西德勒」均因而受阻碍。 赛后,希威森表示对在赛事较后阶段堕退的「皇龙司令」的动作有疑虑。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皇龙司令」,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皇龙司令」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赛后,兽医报告,「马主星辉」右后蹄球节部位有一处轻微割伤。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关键时机」及「好计」,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扎西德勒」、「马主星辉」及「榮冠大道」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7/10/2019 兽医报告增补>主任兽医(赛事管制)报告谓,「马索尔」赛后翌晨被发现右前腿不良于行。「马索尔」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16/10/2019  跑马地  第6场 赛事报告

16/10/2019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60-040  

「全心全意」出闸十分笨拙,起步时向上跳跃,因而向内斜跑横越「旋风腿」的后蹄,并失地。 「好利钱」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出闸笨拙的「友享友赏」。 起步后不久,「善传千里」在「爱马剑」与「活力勇士」之间受挤迫,当时自外檔出闸的「活力勇士」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向内斜跑。 「心慷慨」及「爱马剑」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叫座力」同样于早段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过了八百米处后获许推进,跑过六百米处时居领放马外侧。 接近一千零五十米处转弯时,「心慷慨」在「全心全意」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全心全意」于转弯时走势笨拙及向外斜跑。 趋近九百米处时,「爱马剑」在「八骏雄风」之后处于窘境。 过了六百米处后,「善传千里」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过了四百米处后,「旋风腿」在「飞云骓」之后处于窘境。 「心慷慨」于直路早段颇为难以望空。 趋近二百米处时,「全心全意」向外移出避开「飞云骓」的后蹄以持续推进。 趋近一百米处时,「八骏雄风」在「全心全意」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趋近五十米处时,「全心全意」在「好利钱」的内侧紧迫竞跑,当时「好利钱」向内斜跑,其后被骑师修正,并向外移出以纾缓对「全心全意」一度的压迫。在此宗事件中,「全心全意」挨擦「红裤日」的后躯,「红裤日」因而失去平衡及稍微向内斜跑,导致尝试推进至「红裤日」内侧窄位竞跑的「飞云骓」收慢并相应向内斜跑及压向「旋风腿」,「旋风腿」因而失去平衡。这导致「飞云骓」于末段勒避「红裤日」的后蹄。因为此宗事件,「红裤日」及「飞云骓」均未能被力策至终点,尤其是「飞云骓」。由于小组认为在「红裤日」失去平衡后向内斜跑之前,「飞云骓」尚未在该驹的内侧充分确立跑线,因此并无采取进一步行动。 非常接近终点时,「全心全意」向外斜跑,与「好利钱」互相触碰,「好利钱」因而失去平衡。 兽医于赛后报告,「红裤日」的右前腿不良于行。「红裤日」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心慷慨」,发现该驹流鼻血。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叫座力」,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爱马剑」、「活力勇士」及「全心全意」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7/10/2019 兽医报告增补>表现欠佳的「心慷慨」于赛后曾由主任兽医(赛事管制)檢查,当时他说该驹流鼻血。主任兽医(赛事管制)今晨在练马师叶楚航的马房再次檢查「心慷慨」时,发现该驹动作僵硬及欠灵活。「心慷慨」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16/10/2019  跑马地  第7场 赛事报告

16/10/2019  第三班  跑马地  草地  C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80-060  

「永同欢欣」于十月十五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食欲不振)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舞士精神」补上。「永同欢欣」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红星」出闸笨拙及失蹄,被「尽开颜」碰撞时失去平衡,当时「尽开颜」向外斜跑。 「家有喜事」出闸笨拙,向内斜跑,碰撞「剑追风」的后躯。 「银河飞马」及「真精采」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趋近一千米处时,「地大大」将头转侧,向着外侧的「育马新星」的后蹄斜跑,当时「育马新星」亦稍微向内斜跑。「地大大」其后收慢避开「育马新星」的后蹄,当时「育马新星」一度在「剑追风」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 跑过五百米处时,「银河飞马」在「家有喜事」外侧紧迫竞跑。 「明骏之星」于跑过三百米处时受困而未能望空,过了三百米处后向外移出避开「舞士精神」的后蹄以望空。 过了三百米处后,「剑追风」在「育马新星」内侧紧迫竞跑,当时「育马新星」在「舞士精神」内侧紧迫竞跑。 接近五十米处时,「竞骏天骄」在一度居于「剑追风」内侧窄位之际收慢,当时「剑追风」将头转侧及内闪,继而被骑师修正。 「舞士精神」沿途在外迭竞跑,没有遮挡。 赛后,兽医报告,「舞士精神」左后蹄蹄冠有一处轻微割伤。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剑追风」及「地大大」,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剑追风」、「明骏之星」及「舞士精神」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16/10/2019  跑马地  第8场 赛事报告

16/10/2019  第三班  跑马地  草地  C  1650米   状况: 好地  (2.7)   评分: 080-060  

「有备而来」入闸后十分烦躁不安,以后足竖立,将头伸进右边隔邻闸厢。其后,「有备而来」持续烦躁不安,在闸内坐下。「有备而来」被牵出闸厢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不适宜出赛。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有备而来」退出。「有备而来」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当「有备而来」在闸内有欠规矩时,「长长友」亦烦躁不安,后脚踢向闸厢后门,右后腿因而搁在后门上。「长长友」同样被牵出闸厢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不适宜出赛。小组亦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长长友」退出。考虑了此事的有关情况,小组着令「长长友」必须经闸厢测试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水火风」于跃出时在「路路通」与「大师级」之间受挤迫,当时「大师级」向外斜跑。这导致「水火风」碰撞「路路通」的后躯,「路路通」因而失去平衡。 「阳明高高」出闸十分笨拙,向外斜跑,大力触碰「快利宝」的后躯,导致「快利宝」失去平衡,而「阳明高高」则失地。其后,自外檔出闸的「快利宝」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于跑过千五米处时在「水火风」之后切入之际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 首次跑过终点后,「水火风」在抢口之际勒避「路路通」的后蹄,并失去平衡。其后,「水火风」跑来持续欠顺,于跑过千三米处时向外移出避开「路路通」的后蹄。持续抢口的「水火风」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于过了千一米处后获许上前居领放马外侧。「水火风」于五百米处须受力策,于直路上堕退。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水火风」,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水火风」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其表现难以接受。「水火风」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跑过千三米处时,「雷公凿」一度在「大师级」内侧的窄位竞跑,当时「大师级」在与「路路通」互相触碰后失去平衡。 趋近千一米处时,「欢喜心」昂首及开始抢口。 过了千一米处后,「共创欢乐」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接近一千零五十米处转弯时,「雷公凿」一度在「路路通」内侧的窄位竞跑,当时「路路通」内闪。 同样于接近一千零五十米处转弯时,「转数高」向内斜跑,挨擦内栏。 跑过六百米处时,「欢喜心」靠近「共创欢乐」的后蹄处于窘境,其后向外移出。 趋近五百米处时,「路路通」靠近「水火风」的后蹄竞跑。 接近四百五十米处时,「转数高」在推进至「欢喜心」与「路路通」之间的窄位之际紧迫竞跑,当时「路路通」向外斜跑避开「水火风」的后蹄,而「水火风」则开始堕退。「转数高」其后于趋近四百米处时在「路路通」与「欢喜心」之间持续紧迫竞跑。 转直路弯时,正在急促堕退的「水火风」于一度在「雷公凿」与「路路通」之间受挤迫之际勒避,当时「路路通」在「转数高」内侧紧迫竞跑,而「转数高」则在「欢喜心」内侧处于窘境。 接近终点时,「大师级」在「共创欢乐」内侧紧迫竞跑。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路路通」及「明月光」,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转数高」及「阳明高高」均须抽取样本檢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