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16/01/2022  沙田  第1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五班  沙田  全天候    1650米   狀況: 好地  (9.23)    評分: 040-019  

「財來有方」於起步時向外斜跑,妨礙「雷霆戰駒」。 「日日夠」於躍出時向外斜跑,碰撞「緣份」(潘明輝)的後軀,「緣份」因而失去平衡,繼而在「超誠寶寶」內側緊迫競跑。賽後,潘明輝表示,他獲指示確保讓「緣份」在有遮擋下競跑。他說,「日日夠」於起步時向外斜跑,其後於早段保持位置,當時他收慢坐騎以佔取該駒之後的位置,從而確保坐騎能夠取得遮擋。 自外檔出閘的「幸運勇駒」及「智弗拍檔」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財來有方」於過了一千米處後走外疊,沒有遮擋。「奇妙飛揚」在大多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趨近八百米處。 過了五百米處後,「緣份」在移至「奇妙飛揚」外側之際與「跑得寶寶」緊迫競跑,當時「跑得寶寶」繞過「奇妙飛揚」推進。 「財來有方」及「奇妙飛揚」均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兩駒的表現均難以接受。「財來有方」及「奇妙飛揚」均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財來有方」及「奇妙飛揚」,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田泰安表示,根據策騎指示,他讓「榮冠大道」自外檔出閘後收慢以取得遮擋,其後坐騎儘管受催策以佔取較接近主馬群的位置,但於中段落後太遠。他說,雖然坐騎於末段衝刺令人滿意,但因中段落後太遠而無力追回。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榮冠大道」,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路路富貴」,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雷霆戰駒」及「跑得寶寶」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6/01/2022  沙田  第2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3  1200米   狀況: 好地  (2.71)   評分: 059-044  

「翔龍再現」於躍出時昂首,繼而在雙雙斜跑的「綫路光明」與「錶之科學」之間受擠迫之際進一步失地。其後,「錶之科學」收慢以取得遮擋。 「游戲人間」與「滿貫摯友」於躍出時互相碰撞。 「有緣人」於躍出時在「行星夢」與「金發盛世」之間受擠迫,當時「金發盛世」向內斜跑。其後,自外檔出閘的「金發盛世」及「有緣人」均收慢以取得遮擋。 早段及中段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綫路光明」十分難以穩定走勢,起初於過了一千米處後及於過了八百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分別在「包裝大獎」及「滿貫摯友」之後處於窘境之際數度昂首。 接近九百米處轉彎時,「自來金」靠近「桃花盛」的後蹄競跑,向外斜跑,在「二話不說」內側緊迫競跑。 趨近八百米處時,「二話不說」在「綫路光明」搶口及勒避「滿貫摯友」的後蹄之際靠近「綫路光明」的後蹄競跑。 「二話不說」於直路早段頗為難以望空。 跑過三百米處時,「桃花盛」內閃,不願推進至「包裝大獎」與「滿貫摯友」之間的窄位。 「錶之科學」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趨近二百五十米處,此時向外斜跑,碰撞「翔龍再現」。「錶之科學」其後靠近「行星夢」的後蹄處於窘境直至跑過二百米處。 趨近二百米處時,「桃花盛」向外斜跑,碰撞「滿貫摯友」。 跑過一百五十米處時,「二話不說」在「金發盛世」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當時「金發盛世」在催策下向內斜跑。 「行星夢」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而「游戲人間」同樣在大部分途程上走外疊,沒有遮擋。 賽後,「自來金」被發現左邊鼻孔有血。獸醫檢查「自來金」後,發現該駒的左邊鼻孔輕微割傷,而氣管內沒有血。因此,「自來金」不被視作流鼻血。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綫路光明」,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綫路光明」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游戲人間」,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金發盛世」及「桃花盛」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6/01/2022  沙田  第3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650米   狀況: 好地  (9.23)    評分: 060-041  

「八騎士」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被「好好心得」碰撞,當時「好好心得」於躍出時失蹄,繼而向外斜跑。 「皆大開心」、「好友利」及「麒麟」均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自大外檔出閘的「亞洲力量」同樣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首次跑過終點後轉彎時,「八騎士」一度在「好好心得」與「華卓晴」之間的窄位競跑,當時「好好心得」向外斜跑,而「華卓晴」則向內斜跑,繼而急促向外移出以紓緩對「八騎士」的擠迫。其後,「八騎士」走外疊,沒有遮擋。 過了千三米處後,「好好心得」靠近「華卓晴」的後蹄處於窘境。 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勝利多多」(馬雅)在向外移出避開「華卓晴」的後蹄以嘗試望空之際踏著「華卓晴」的後蹄及失蹄,當時「華卓晴」向外斜跑避開「鋼鐵福陞」的後蹄。馬雅表示,坐騎於跑過終點後收慢時動作感覺欠順,他因而從坐騎下馬。賽後,獸醫報告,「勝利多多」右前腿不良於行。「勝利多多」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皆大開心」於大約最後二百米受困而未能望空,因而未能施為。 接近五十米處時,「皆大開心」在「華卓晴」內側緊迫競跑,「華卓晴」因而向外移出避開該駒。這導致「華卓晴」須在「勝利多多」之後收慢避開該駒。 被查詢有關「好好心得」是賽表現相對於之前於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唯一一次角逐同場同程賽事的表現時,練馬師蘇保羅表示,「好好心得」通常在全天候跑道上試閘表現良佳,加上是日降班角逐,他預期此駒能交出好表現。他說,此駒之前唯一一次角逐全天候跑道賽事時,須於早段受催策以佔取前列位置,而由於該仗是牠季內第二次上陣,狀態仍未十足,因而於直路上轉弱。他說,「好好心得」自該仗後狀態有所提升,加上今仗有降班之利,從而令牠是日於末段衝刺較該仗為佳。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華卓晴」、「皆大開心」及「麒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皆大開心」、「好好心得」及「日就月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6/01/2022  沙田  第4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3  1200米   狀況: 好地  (2.71)   評分: 078-062  

「胆大威猛」出閘十分笨拙,數度昂首,繼而向外斜跑,導致「樂創未來」在「天使獵人」內側受擠迫,而「天使獵人」則在被「樂創未來」碰撞後軀後失去平衡。 「無敵勇士」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閃電」,「閃電」繼而向外斜跑,靠近「過河勁卒」的後蹄處於窘境。「閃電」其後收慢以取得遮擋。 自外檔出閘的「星運明爵」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樂創未來」自入直路起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樂創未來」於趨近二百米處時移至「超音鼠」外側之際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當時「超音鼠」向外斜跑避開「過河勁卒」的後蹄。「樂創未來」於跑過一百米處時再度受困而未能望空。 「合衷共濟」自進入直路起未能望空直至接近二百五十米處。 「超音鼠」自入直路起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趨近一百米處,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閃電」於直路早段頗為難以望空,其後自趨近二百米處起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接近一百米處。 跑過二百米處時,「天使獵人」向外移出避開「閃電」的後蹄以望空。 「過河勁卒」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被查詢時,莫雷拉表示,他獲指示自大外檔出閘後讓「連連有盈」佔取前列位置,並盡可能領放。他說,假如坐騎未能帶頭,則他也可佔取領放馬之後有遮擋的位置。他說,坐騎於入閘後煩躁不安,數度將頭轉向左邊。他說,坐騎於開閘時再次將頭轉向左邊,因而出閘笨拙及失地。他說,他認為催策出閘欠佳的坐騎上前將消耗坐騎太多氣力,因此選擇於早段收慢坐騎及取得遮擋。他說,是日首次角逐千二米途程及轉彎賽事的坐騎於接近九百米處首次轉彎時外閃,但其後於中段在「無敵勇士」之後走勢良佳。他又說,他於轉直路彎時將坐騎移至該駒外側,坐騎於直路早段在催策下以佳勢加速,過了三百米處後取得領先。他說,坐騎僅於末段無以為繼,考慮到賽事形勢,他認為坐騎於是日賽事表現良佳。 「閃電」、「星運明爵」及「無敵勇士」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6/01/2022  沙田  第5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3  1400米   狀況: 好地  (2.71)   評分: 059-044  

「大地歡笑」出閘笨拙,向外斜跑,碰撞「啱啱好」的後軀。 「久久為攻」於躍出時向內斜跑,挨擦「啱啱好」。「久久為攻」其後向外斜跑,碰撞「長長友」,當時「長長友」收慢以取得遮擋。 「喜悅精靈」與「錢多多」於躍出時互相碰撞。其後,「錢多多」收慢以取得遮擋。練馬師蘇保羅報告,他指示「錢多多」的騎師何澤堯於早段收慢坐騎及取得遮擋,因為此駒近仗在催策下居於接近領放馬的位置時在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 「奮鬥齊心」在閘內煩躁不安,出閘僅屬一般。「奮鬥齊心」其後不久在受催策以佔取前列位置之際一度靠近「紅運閃耀」的後蹄處於窘境。自外檔出閘的「紅運閃耀」其後於早段收慢。「奮鬥齊心」在佔取前列位置後沿途走外疊,沒有遮擋。 自外檔出閘的「驕陽」同樣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趨近一千米處時,「驕陽」被「錢多多」碰撞,當時「錢多多」向外斜跑。 跑過九百米處時,「龍寶寶」開始搶口,在「育成精彩」之後處於窘境之際昂首。 「喜悅精靈」於中段搶口,過了八百米處後向外斜跑,導致「錢多多」被帶出較外疊,沒有遮擋。 「龍寶寶」自轉直路彎起及在直路上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接近三百米處。「龍寶寶」其後於大約最後一百米頗為難以望空,在推進至「久久為攻」外側的窄位後於末段與「飛天劍」緊迫競跑。 四百米處,「久久為攻」向著內側的「綫路菁英」的後蹄斜跑。「久久為攻」繼而向外移出避開「綫路菁英」的後蹄,過了四百米處後碰撞「奮鬥齊心」,「奮鬥齊心」相應向外斜跑及挨擦「啱啱好」。跟隨「久久為攻」的「飛天劍」因而受阻礙。 跑過三百米處時,「大地歡笑」勒避「奮鬥齊心」的後蹄,當時「奮鬥齊心」開始墮退。其後,「紅運閃耀」向外移出避開「奮鬥齊心」的後蹄,當時「奮鬥齊心」在持續墮退之際斜跑。 接近五十處時,「喜悅精靈」與「精彩有你」雙雙斜跑,「喜悅精靈」因而在「精彩有你」之後處於窘境。 賽後,「大地歡笑」獲報告流鼻血。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錢多多」,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啱啱好」及「精彩有你」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6/01/2022  沙田  第6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3  1600米   狀況: 好地  (2.71)   評分: 057-039  

「從所願」出閘笨拙,躍出時在「蓮花剛玉」與「信威王子」之間受擠迫,當時「信威王子」向外斜跑。 「鐘意寶」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連連行運」的後軀。其後,「鐘意寶」收慢以取得遮擋。 「喜愛善」出閘笨拙,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自外檔出閘的「奇妙年華」及「健康馬」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了一段短途程後,「蓮花剛玉」嚴重失去平衡,在「從所願」與「嘜誰嘜誰」之間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從所願」稍微向外斜跑,而「嘜誰嘜誰」則被「福朵」(何澤堯)帶向內跑。在此宗事件中,「從所願」及「嘜誰嘜誰」均在「蓮花剛玉」勒避之際失去平衡。小組譴責何澤堯,並告誡他,小組認為他應較今次更快對「福朵」斜跑作出反應。 早段在一段途程上,「觀世界」搶口,在「興高采烈」之後處於極大窘境。賽後,田泰安表示,在是賽的中等步速下,「觀世界」過於搶口,其後於直路上未能以勁勢衝刺。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觀世界」,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接近四百五十米處時,「從所願」被「興高采烈」(潘頓)碰撞後軀,當時「興高采烈」嘗試推進至「從所願」與「信威王子」之間的窄位,而「信威王子」則稍微向外斜跑。這導致「從所願」及「興高采烈」均嚴重失去平衡,而「興高采烈」則向內斜跑,勒避「信威王子」的後蹄。小組譴責潘頓,並告誡他,儘管小組接納此時部分走位主要由「信威王子」外閃所致,但無論如何,「從所願」與「信威王子」之間的空位並未出現,而無論「信威王子」有否斜跑,「興高采烈」仍無可避免會與「從所願」出現一些觸碰。小組進一步告誡他,日後在轉換跑線時須較今次更為小心。 趨近三百米處時,「福朵」在「連連行運」內側緊迫競跑。 趨近及跑過一百米處時,「興高采烈」向內移入避開「喜愛善」(班德禮)的後蹄,當時「喜愛善」在催策下向內斜跑,繼而被騎師修正。小組告誡班德禮,在類似情況下須確保盡早修正坐騎。 賽後,巴度表示,「從所願」於趨近六百米處時在賽事步速開始加快之際未能跟上。他說,坐騎脫口,未能發力,因而於末段衝刺乏力。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從所願」,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同樣於賽後,潘頓表示,他認為是賽的中等步速不適合「興高采烈」發揮,坐騎未有機會於末段以勁勢衝刺。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興高采烈」,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喜愛善」、「奇妙年華」及「信威王子」,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興高采烈」、「蟲草老爺」及「連連行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6/01/2022  沙田  第7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三班  沙田  全天候    1800米   狀況: 好地  (9.23)    評分: 084-061  

「大道至正」出閘僅屬一般。 「跨渡口」於躍出時在「皇帝金」與「浪漫組合」之間受擠迫之際失地,當時「浪漫組合」向外斜跑。 「保羅承傳」於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安采」。其後,「安采」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自外檔出閘的「贏科超影」同樣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早段,「皇帝金」在收慢以取得遮擋之際搶口。 「都靈紅星」自跑過四百米處起嚴重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過了二百五十米處後。 「大道至正」於轉直路彎時靠近「友港友笑」的後蹄處於窘境,其後於接近三百米處時移至「友港友笑」內側以望空。 接近五十米處時,「保羅承傳」在「友港友笑」外側緊迫競跑,當時「友港友笑」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雙天至尊」於陣上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賽後,巫顯東表示對「盛大光輝」於賽事較後階段的動作有疑慮。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盛大光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盛大光輝」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同樣於賽後,莫雷拉表示,他未能就「雙天至尊」於直路上轉弱提供任何解釋。他說,坐騎在領放下走勢良佳,但在催策下未能交出反應,其後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雙天至尊」,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被查詢時,潘明輝(「保羅承傳」)表示,賽前覺得是賽步速應會偏快,因為陣上有多匹前置型賽駒,他獲指示讓坐騎於早段逐漸推進以佔取前列位置,並希望「保羅承傳」能夠居於預期領放的「雙天至尊」外側。他說,他獲指示不要於早段催策坐騎以佔取前列位置,因為在賽事步速偏快下於早段消耗坐騎的氣力,坐騎於末段將未能以勁勢衝刺。他說,按照策騎指示,他讓排十二檔的坐騎出閘迅速,被「雙天至尊」超越後,他逐漸讓坐騎推進至前列位置。他說,接近千三米處時,正當他讓坐騎繞過「禪勝寶駒」推進以圖移至「雙天至尊」外側時,走勢強勁的「禪勝寶駒」獲許在坐騎內側推進。他說,由於他於此時須大力催策坐騎才能帶離「禪勝寶駒」,他遂讓該駒推進至領放馬外側,並嘗試於接近千二米處時取得遮擋。他說,然而「盛大光輝」及「友港友笑」保持居於坐騎內側,令坐騎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都靈紅星」及「跨渡口」,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禪勝寶駒」、「浪漫組合」及「皇帝金」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6/01/2022  沙田  第8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3  1600米   狀況: 好地  (2.71)   評分: 079-063  

「亮麗」於躍出時在「旭日昇」與「威威鬥士」之間受擠迫,當時「威威鬥士」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亮麗」碰撞「旭日昇」的後軀,「旭日昇」因而失去平衡。 「川河冠駒」、「喜蓮新星」及「路路醒」均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亮麗」於過了千四米處後搶口。 早段及中段在一段途程上,「喜蓮新星」搶口,趨近一千米處時靠近「翡翠綠」的後蹄處於極大窘境。 過了千一米處後,「同舟共濟」在「旭日昇」之後處於窘境。 「電玩時代」於轉直路彎時將頭轉側及外閃。入直路時,「電玩時代」與「亮麗」互相碰撞,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亮麗」其後向外斜跑,導致跟隨「亮麗」的「旭日昇」勒避該駒的後蹄,向外斜跑,因而碰撞「翡翠綠」及將該駒帶出較外疊。跑過三百米處時,「電玩時代」再次將頭轉側,向外斜跑避開「醉眼光」,導致「亮麗」向外斜跑避開「電玩時代」的後蹄。 直路早段,「超級綠洲」向外移出數疊以望空。 直路上,「醉眼光」外閃及數度斜跑。 「翡翠綠」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小組押後宣佈覆磅完畢,以考慮「確認眼神」是否獲公平出閘。其後,「確認眼神」的騎師陳嘉熙及練馬師姚本輝向小組提出申請宣佈該駒為無出賽馬匹。小組聽取了各方(包括司閘員施百厲)的證供及觀看賽事影片後,發現由閘廂助理員協助的「確認眼神」於開閘時以後足竪立,因而失地甚多。由於小組認為「確認眼神」自己以後足竪立,閘廂助理員並未阻止該駒與對手同步出閘,因此裁定「確認眼神」已獲公平出閘,並被視為出賽馬匹。「確認眼神」必須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確認眼神」及「翡翠綠」,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醉眼光」及「旭日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6/01/2022  沙田  第9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二班  沙田  草地  C+3  1200米   狀況: 好地  (2.71)   評分: 099-082  

「鴻運飛鷹」出閘僅屬一般。 「必長勝」與「寶成智勝」於躍出時互相碰撞。 自外檔出閘的「勝得威風」及「疾風勁草」均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接近一千一百五十米處時,「紅運大師」在「夢想成金」內側緊迫競跑,當時「夢想成金」將頭轉側,向內斜跑避開「加州星球」。 「傳盛」起初於早段受催策以佔取前列位置,其後於過了千一米處後走大外疊之際收慢以取得遮擋。 趨近九百米處轉彎時,「寶成智勝」在「夢想成金」與「加州雷電」之間緊迫競跑,當時「加州雷電」將頭轉側及內閃,繼而向外移出以紓緩對「寶成智勝」的緊迫。 接近九百米處轉彎時,「鴻運飛鷹」在收慢避開「必長勝」的後蹄之際昂首。「鴻運飛鷹」其後向外斜跑,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在「傳盛」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跑過八百米處時,在「鴻運飛鷹」外側第三疊位置競跑的「勝得威風」收慢,在該駒之後切入以在該駒內側推進。 「勝得威風」於直路早段頗為難以望空,趨近三百米處時向外移出避開「加州雷電」的後蹄以望空。 「寶成智勝」於趨近及跑過三百米處時在催策下外閃。 「疾風勁草」於趨近及跑過三百米處時頗為難以望空。 「必長勝」於趨近二百米處時頗為難以望空。 「飛霸龍」沿途走外疊,沒有遮擋。 「加州星球」及「必長勝」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6/01/2022  沙田  第10場 賽事報告

16/01/2022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C+3  1400米   狀況:   (2.71)   評分: 079-061  

「將俠」於一月十三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後腿割傷)著令退出。「將俠」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美麗精神」於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出閘緩慢。 「浪漫勇士」於躍出時向外斜跑,挨擦「一先生」。 「美麗滿滿」於起步時急促向外斜跑,碰撞「自然力量」,「自然力量」因而失去平衡。其後,自外檔出閘的「美麗滿滿」及「自然力量」均收慢以取得遮擋。 過了千二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全勝神駒」在收慢以居於領放馬外側競跑之際開始搶口。 「美麗滿滿」於接近九百米處轉彎時走勢笨拙。 「浪漫勇士」及「幸運有您」均須抽取樣本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