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11/09/2019  跑馬地  第1場 賽事報告

11/09/2019  第四班  跑馬地  草地  B  165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60-040  

「常拼常勝」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鵲橋飛渡」,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常拼常勝」失地。 「事必獲利」與「捉金皇」於起步時互相碰撞。 自外檔出閘的「爪皇烈焰」及「及時行樂」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三米處時,「捉金皇」於搶口之際數度昂首,並在「鵲橋飛渡」之後處於窘境。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及時行樂」,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捉金皇」、「綠色勁駒」及「事必獲利」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1/09/2019  跑馬地  第2場 賽事報告

11/09/2019  第五班  跑馬地  草地  B  10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40-000  

「搶攻威威」於亮相圈煩躁不安,拒絕前往起步點,因而退出賽事。「搶攻威威」必須經亮相圈測試及格,並且及時前往起步點,才可再次出賽。 「隨我來」出閘笨拙。 「天皇巨星」出閘笨拙及失地,跑了一段短途程後在「金剛秀」與「印印腳」之間受擠迫之際進一步失地,當時「印印腳」被「雷超」帶向外跑。 「做得好」於早段加速需時。 過了六百米處後,「洪荒駿駒」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過了五百米處後,「大地和平」在「印印腳」之後處於窘境。 過了二百米處後,「印印腳」與「洪荒駿駒」緊迫競跑。 跑過一百米處時,「百里名駒」在「做得好」內側緊迫競跑,當時「做得好」收慢避開在催策下向內斜跑的「哈蝦王旺」(史卓豐)的後蹄。小組嚴厲譴責史卓豐,並告誡他,必須盡全力阻止坐騎斜跑。 末段,「印印腳」在「洪荒駿駒」(薛恩)內側緊迫競跑,當時「洪荒駿駒」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小組告誡薛恩須加倍小心。 同樣於末段,「天皇巨星」難以望空,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接近終點時,「金剛秀」在「雷超」之後處於窘境,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終點。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百里名駒」及「做得好」,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印印腳」、「哈蝦王旺」及「洪荒駿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1/09/2019  跑馬地  第3場 賽事報告

11/09/2019  第五班  跑馬地  草地  B  165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40-000  

抵達跑道後,「威震天」被發現在運送途中失去左後蹄的蹄鐵及一對後腿均有細小的傷口。獸醫檢查「威震天」後,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醒目快駒」出閘笨拙及失地。 「小島怡情」於躍出時在雙雙斜跑的「上旺財上」與「龍騰馬躍」之間受擠迫。 「金津輝煌」於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堅離地」。自外檔出閘的「堅離地」其後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同樣自外檔出閘的「金童」及「祥光普照」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金津輝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跑過九百米處,當時「祥光普照」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中華主將」於過了八百米處後失去左前蹄的蹄鐵。 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中華主將」向外移出避開「金津輝煌」的後蹄,導致「賞心星」被碰撞及被帶出更外疊。 同樣於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龍騰馬躍」將頭轉側及向著「金津輝煌」的後蹄外閃。 進入直路時,「上旺財上」一度在「埼豐」內側緊迫競跑。 跑過三百米處時,「金津輝煌」向內移入避開「祥光普照」的後蹄以望空。 接近五十米處時,「祥光普照」在「賞心星」內側處於窘境。 接近終點時,「埼豐」在「金津輝煌」內側緊迫競跑。 被查詢時,杜美爾表示,他沒有獲得自大外檔出閘後如何策騎「金津輝煌」的明確指示,但賽前預期坐騎或會居馬群後半部。他說,「金津輝煌」出閘迅速,他於早段未有催策坐騎,但坐騎是賽出閘表現較預期為佳,他決定催策坐騎上前,以佔取較接近領放馬的位置,因他認為是賽步速不會特別快,並認為收慢坐騎以留居馬群後列對坐騎不太有利。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龍騰馬躍」及「小島怡情」,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賞心星」、「威震天」及「金津輝煌」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1/09/2019  跑馬地  第4場 賽事報告

11/09/2019  第二班  跑馬地  草地  B  165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105-080  

抵達跑道後,「繽紛遊戲」被發現在運送途中右髖有一處細小的割傷。「繽紛遊戲」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抵達起步點後,「協勝神駒」失去左前蹄的蹄鐵。重新裝上蹄鐵後,「協勝神駒」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妙算達人」於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協勝神駒」。 「喜蓮彩星」出閘僅屬一般。 起步後不久,「繽紛遊戲」(李寶利)在催策下向內斜跑,碰撞「綠色有運」。其後,「綠色有運」在馬群之後切入。「繽紛遊戲」其後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受催策,但未能加速。李寶利報告,「繽紛遊戲」儘管大部分途程受大力催策,但未能展現前速,於中段被馬群拋離頗遠。他說,當「綠色有運」於跑過七百米處開始推進時,他大力催策坐騎,以嘗試跟隨該駒上前,但坐騎未能交出反應,並且直至賽事末段才開始追前。他續說,在是晚賽前的試閘後,他曾向馬主及練馬師建議,坐騎或更適合角逐較是晚賽事為長的途程,他認為坐騎是晚的表現足證坐騎適宜增程角逐。 「文藝學家」於首次趨近及跑過終點時跑來搶口。 進入直路後,「幸福分享」將頭轉側及內閃,於跑過三百米處時靠近「綫路光輝」的後蹄處於窘境。 被查詢時,杜美爾表示,他賽前獲指示,讓「妙算達人」佔取前列位置,並盡可能單騎領放。他說,坐騎出閘迅速,他讓坐騎於跑過千三米處時推進,當時「幸福分享」及「綫路光輝」均推進至坐騎外側。他說,他留意到「綫路光輝」正受催策以超越「幸福分享」,因此他放長韁繩讓坐騎上前,以確保「綫路光輝」不會與坐騎並跑。他說,他於過了一千米處後開始收慢坐騎,然而,「綫路光輝」於接近九百米處時開始推進追近坐騎,導致坐騎跑來較他預期搶口。他說,他嘗試在不讓「綫路光輝」繞過坐騎上前的情況下減慢步速,但坐騎持續走勢強勁,導致賽事中段步速較他所願為快。他說,坐騎因此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妙算達人」,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幸福分享」,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綠色有運」及「喜蓮彩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1/09/2019  跑馬地  第5場 賽事報告

11/09/2019  第四班  跑馬地  草地  B  10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60-040  

「自由喜」於起步時失蹄。 「精算八方」出閘僅屬一般,向外斜跑及碰撞「奇妙日」,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 「餘皇」於躍出時在「自由旺」與「阿凡達」之間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阿凡達」向外斜跑。 自外檔出閘的「酷比威」及「南莊加好」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奮鬥同心」沿途外閃,過了九百米處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奮鬥同心」在持續外閃之際將頭轉側及進一步向外斜跑。其後,「奮鬥同心」持續外閃,轉直路彎時被「深愛」帶出更外疊,當時「深愛」被向外斜跑的「清福」(杜美爾)阻礙及帶向外跑。小組告誡杜美爾,在類似情況下必須加倍小心。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自由旺」向外移出避開「奇妙日」(田泰安)的後蹄,當時「奇妙日」向外斜跑。小組告誡田泰安必須加倍小心。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奮鬥同心」及「阿凡達」,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兩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們進行內窺鏡檢查。 「南莊加好」及「自由喜」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2/9/2019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奮鬥同心」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姚本輝的馬房再次檢查「奮鬥同心」時,發現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奮鬥同心」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11/09/2019  跑馬地  第6場 賽事報告

11/09/2019  第四班  跑馬地  草地  B  12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60-040  

「正本開心」出閘僅屬一般。 「勁飛聖」與「猴王駒」於起步時互相碰撞。「猴王駒」其後收慢以取得遮擋。 自外檔出閘的「寶得住」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一米處時,「猴王駒」於收慢以在「陽明亮亮」之後取得遮擋之際,靠近該駒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接近一千零五十米處時,「猴王駒」開始搶口,向外斜跑避開「牛精大哥」的後蹄,因此碰撞「飛虎英雄」,並將該駒帶出更外疊。跑過九百米處時,「飛虎英雄」向內斜跑,碰撞「猴王駒」的後軀,「猴王駒」因而失去平衡。 「勁飛聖」於中段將頭轉側及外閃,接近四百五十米處時向外斜跑,碰撞「龍城勝將」。 直路上,「飛虎英雄」在催策下內閃。 被查詢時,莫雷拉表示,賽前部署讓「牛精大哥」領放,或佔取同樣預期會居前列的「好甜橙」的外側。他說,坐騎於開閘前將頭低俯,因而出閘笨拙及失蹄。他說,當坐騎重拾平衡後,他認為他已不能夠按照策騎指示佔取前列位置,他遂選擇佔取較賽前部署為後有遮擋的位置。他說,由於居於較慣常為後的位置,坐騎於末段衝刺一般。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牛精大哥」,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陽明亮亮」、「好甜橙」及「紅褲日」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1/09/2019  跑馬地  第7場 賽事報告

11/09/2019  第三班  跑馬地  草地  B  165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80-060  

「韻妙星」出閘僅屬一般。 自外檔出閘的「神亮金剛」、「歡喜心」、「萬利高」及「任我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五米處時,「神亮金剛」開始搶口,在「歡喜心」之後處於窘境及在「萬利高」內側緊迫競跑時昂首。 首次跑過終點時,「興惑」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接近八百米處,當時「神亮金剛」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過了千一米處後當賽事步速減慢時,「快益善」開始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在勒避「放眼量」的後蹄時昂首。跟隨其後的「歡喜心」因而受妨礙。「快益善」持續走勢欠順,過了一千米處後勒避「放眼量」的後蹄。「快益善」於接近一千米處時走勢欠順之際向外斜跑,碰撞「快利寶」。 趨近五百米處時,「有備而來」一度在「放眼量」與「精彩飛動」之間的窄位競跑,當時「精彩飛動」將頭轉側及內閃。跟隨「有備而來」的「快利寶」因而勒避該駒的後蹄。跟隨「快利寶」之後的「韻妙星」亦受阻礙。 「萬利高」於賽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放眼量」,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精彩飛動」、「興爾」及「任我行」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1/09/2019  跑馬地  第8場 賽事報告

11/09/2019  第三班  跑馬地  草地  B  12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80-060  

「公証揚鳴」出閘笨拙及失地。 「美夢成真」於起步時向內斜跑,妨礙「衝亞」。 自外檔出閘的「翡翠劇院」及「雪戰神駒」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自外檔出閘的「索先生」同樣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極速王」於早段失去左後蹄的蹄鐵。 趨近一千米處轉彎時,「翡翠劇院」一度在「索先生」內側的窄位競跑。 賽後,薛恩表示,他未能就「衝亞」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他說,在佔取領放馬「美夢成真」之後的位置後,坐騎於進入直路時在該駒內側望空,然而在催策下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衝亞」,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報告,「嶺寶峯」右後足系部有一處細小的傷口。 「醒目勇駒」及「正本雄心」均須抽取樣本檢驗。